• 美國高等法院推翻Roe v Wade案例
    對加拿大的影響

    6月24日美國高等法院以5對4推翻了近年半個世紀前的 Roe v Wade「羅訴韋德」案,讓各州自行決定墮胎法例。俗語說:「美國打個噴嚏,加拿大立即感染傷風。」美加關係密切,這判決對加拿大固然有一定影響。

    加拿大墮胎全無法律管制
    1988年加拿大高等法院在Morgentaler案例中判禁止墮胎是違反憲法,自此,加拿大沒有法例規管墮胎,由婦女懷孕開始到嬰兒出生之前,醫生可以隨時為孕婦進行墮胎。(參考加拿大墮胎法演變過程

    各政黨立場
    自由黨
    個多月前美國高等法院對重審Roe v  Wade的判決被人洩露後,杜魯多政府立即宣佈撥款$3.5 million增設更多墮胎服務,以方便更多婦女墮胎,但另一方面,杜魯多則承諾要取消危機懷孕支援中心(Pregnancy Crisis Centre) 等保護生命團體的慈善機構資格令這些機構不能發捐款扣稅收條。他稱推翻「羅訴韋德」案判決之日是黑暗的一天,並誓言要為每一個人的權利去鬥爭,但他卻拒絕保護最弱勢的一群,要用納稅人的金錢去摧殘更多胎兒的性命。

    新民主黨
    黨領駔勉誠稱這判決是婦權運動的倒退,他要求自由黨增加墮胎設施,說「這些政策威脅著婦女健康,不容此在加拿大扎根」。但研究顯示婦女墮胎引來的後遺症包括:墮胎婦女精神健康、未來不育、嬰兒早產高風險,乳癌高風險、及婦女墮胎後流血不止,甚至導致死亡。

    保守黨
    臨時黨領Candice Bergen指責自由黨把美國墮胎權的判決政治化,藉此來分裂加拿大人,她表示保守黨不會引入墮胎法案,也不會作公開辯論。但保守黨黨領競選候選人Lewsly Lewis則在她競選綱領中表明:讓雙方有公開坦誠的討論,禁止因選擇胎兒性別而墮胎,禁止用壓力促使孕婦墮胎,支持危機懷孕支援中心,資助發展中國家孕婦嬰孩產前產後的護理,而非撥款支持墮胎。她個人的理念是支持生命的。

    解決問題要治本
    政府立法和法庭判決對墮胎問題及挽回胎兒生命固然有一定的幫助,但政治和法律能做的仍是有限,更重要的是探討這社會問題的根源,正確資訊的傳播與國民教育十分重要。

    1. 每年近十萬胎兒未見天日而亡。菲沙研究局2017年一份報告顯示加拿大面對嚴重的人口老化,就業年齡人口下降,結果影響人力資源縮減,繼而影響經濟,令國庫正常健康的稅款收入下降。墮胎每年奪走接近十萬加拿大人口,這近十萬胎兒足可補充迅速老化帶來的人力資源短缺。

    2. 學校沒有正確的性教育。鼓吹性開放令少女懷孕年輕化,墮胎是學校性教育所提供的解決方法,而卑詩省的兒童法(Infants Act Sec 17) 容許「成熟兒童」有醫療自決權,女學生由輔導員帶往墮胎,家長沒有知情權。

    3. 要有正確而透明的公眾教育。青少年兒童及社會大眾須要知道胎兒在母腹中的成長過程,也要知道墮胎是怎麼一回事,政府當局應保持透明度,更要尊重當事人的知情權。婦女的母性與生俱來,正確的知識有助婦女作出正確的決定。

    4. 鼓勵領養。今日有不少夫婦希望領養孩子,但卻困難重重。倘若有墮胎意念的婦女知道有其他選擇,相信大部份的懷孕母親都寧願給自己的孩子一條生路,即使自己不能撫育他們成長,也希望孩子有個溫暖穩定的家庭,邁向美好的將來。這是一個感人的領養真實故事,親生父母、領養父母、被領養孩子和雙方家庭都得著好處,救回一個生命可以造福整個社會。

    5. 支持懷孕危機支援機構(Pregnancy Crisis Center)。在這時代,社會需要更多這一類的機構,在情緒、經濟、學業和工作上支持懷了孕卻面對困難的婦女,幫助她們渡過挑戰性的日子。

    政府法例或法庭裁決只能治標,要治本還是要在社會的需要上下功夫。

    「希望之手」背後的故事Web Hosting Tal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