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aleema Noon是誰?

    過去幾年,這個名字陸續在學校中、媒體裡出現,家長們都想知道這Saleema Noon究竟是誰?

    Saleema Noon是大溫哥華一名「性教育專家」,過去多年在不同學校、公共圖書館談「性」。當2015年安省家長一波接一波地反對激進的性教育課程時,Saleema Noon則向傳媒盛讚此性教育課程,她說:「卑詩省早就應該有這樣的更改。」

    但值得留意的,就是這份新性教育課程是由當時的副教育廳長Benjamin Levin編寫,而這人在2015年已被法庭宣告三項有關兒童色情罪名成立,判處入獄三年。這性教育課程教一年級兒童認識人體性器官的每一部份和學習同意性行為,三年級教性別像液體可隨時流動和更改,又教同性戀關係/行為,四年級學習浪漫約會,六年級學手淫,七年級認識肛交及口交,八年級要準備個人性活動計劃及隨身帶備避孕套。

    Saleema Noon表示:「隨著性教育的演進,首先要想到的就是同意性行為。我們不能再停留在教導孩子『說不就不』了,要教兒童肯定性行為,…要不斷溝通表達,…… 。」

    在她的網頁上暗示青少年可探索一下性交的對象,且很多人是找同性的,她表示沒有問題,並且提意與性對象交談時要包括各類的性行為和關係,她亦聲明她和助手們是SOGI123的盟友

    很多家長都不願意Saleema Noon和她的助手們向他們子女灌輸這些扭曲了的性觀念,亦有家長投訴學校沒有給予合理時間的通知,讓他們決定是否讓子女上這樣的課堂;也有家長說晚上開家長坐談會,第二天早上學校就要學童接受這些教導,根本沒足夠時間讓家長作好缺課的安排,另外亦有家長表示,家長坐談會是安排在早上八時舉行,要上班的家長根本沒有時間來弄清楚Saleema Noon一隊「性教育專家」究竟要教自己子女些什麼東西。

    因此,家長們要特別留意學校的通告,多和子女及教師溝通,及早讓教師知道自己對這方面十分關注,有性教育課程必須盡早通知。正確的性教育必須適合學童年齡、乎合正確的人倫道德標準、也必須配合正確的科學和醫學根據。另外,家長可向學校呈交「家庭權利宣言」,要求學校不能僭越家長權利,不能向自己的子女灌輸不適合的教材。要下載「家庭權利宣言」和知道呈交步驟,請閱「SOGI是什麼」文章下方詳細指示。

  • 性別真的可以改變嗎?

    性別不安症(Gender Dysphoria)是一種精神病學上的分類定義,主要的癥狀是「性別躁鬱」,是指對於自己本身的外顯(生理)性別感到非常不舒服的狀況。可惜,這病症卻被特殊利益份子政治化了,並且混入某種意識形態的色彩,把它正常化、普及化、優越化,然後帶入國會,制成法律,強逼所有國民接受。

    首先,2005年聯邦新民主黨國會議員Bill Siksay在國會中推動這意識形態,並引入私人法案Bill C-318及C-319,把性別身份及性別表達加入仇恨刑事法中,法案雖然通過了三讀,甚至經過上議院人權司法委員會,最後還是因大選等各樣緣故,法案屢次猝死。直至2015年10月自由黨在選舉中獲得大勝,小杜魯多政府急不及待,由司法部長Jodi Wilson-Raybould把這跨性法案以政府法案推出,結果這政府法案Bill C-16在去年通過,6月19日獲御批蓋印,成為法例。從此,一個精神健康的問題,卻變成了一個政治化的社會議題,影響著全國上下,特別是學童教育和醫療護理方面。

    卑詩兒童醫院在1998已設有部門,診治患有性別不安症的兒童。時至今日,它已經成為全北美洲最忙碌處理性別困擾症的部門之一,按網頁所載,院方為18歲以下要求轉性的兒童提供荷爾蒙(發育激素)抑壓劑,或許再加Gender Affirming Hormone,(即非天生性別的性激素)。前者是抑制兒童第二性徵的發育,後者是加入另一種性激素以求外表看似另外一個性別的人。

     

    然而,性別是真的可以改變嗎?讓我們看看卑詩兒童醫院性激素療法同意書怎麼說。

    卑詩兒童醫院為患有性別不安症的病童提供變性荷爾蒙(激素)之前,必須由病童及家長簽署同意書。例如:女童若要接受男性激素(又稱睪酮)Testosterone Therapy,她要在同意書上表明:她雖然覺得自己部份或完全是個男性,但知道在基因上、生理上或體質上,她仍然是個女性,服用睪酮不會改變她的天生性別,亦即不會改變她體內細胞中表明她是女性的染色體。

    在同意書上,病童亦要表明確實知道一個女性服用睪酮所帶來的後果,包括月經會停止、即使後來停止服用睪酮,也可能終身不育,並有長期風險,包括聲音低沉,大量長出暗瘡,留下永久疤痕,體內脂肪積聚臀部、大腿和腹部,體形由「梨型」變成「蘋果型」,壞膽固醇升高而好膽固醇會下降,血壓升高,內臟四周脂肪積聚,患心臟病的機會比其他人高,紅血球和血紅素可能會超標,而潛伏中風和心臟病等致命危機,因身體對胰島素的反應遲緩而令身體肥胖,增加患糖尿病的風險,患卵巢癌、乳癌、子宮癌或子宮頸癌的機會升高,又因睪酮會令子宮頸及陰道壁變得薄弱,性交時容易擦損,會導致各類性病,包括愛滋病。至於其他副作用,則有情緒波動不定,睪酮過量會在體內轉為雌激素(estrogen),令效果適得其反,並且睪酮開始了就得終身服用,它更可能和其他藥物、草藥等產生危險反應。詳細內容請閱(性別不安症睪酮療法同意書)。

     

    那麼,性別是真的不能改變嗎?讓我們又聽聽美國兒科醫學會主席Dr. Michelle Cretella 怎麼說。

    Dr. Michelle Cretella有20年兒科醫生的經驗,迎接過許多嬰孩的誕生,她說:「我們的身體宣告我們的性別。性別不是由醫生分配的,而是嬰兒在母體內成孕的一刻,戮印在胚胎每一個細胞中的DNA所決定的,性別只有男女兩性,若胚胎內細胞核中有「Y」染色體,就孕育成男性,若胚胎沒有「Y」染色體,就孕育成女性。男女至少有6,500種基因上的差異,這些差異是性激素或手術所無法改變的。」她解釋,常說的「身份」,不是指生理結構,而是心理狀態,「身份」純屬思維和感覺,而一個人的感覺和事實很多時會存著一段頗大的距離。

    Dr. Cretella舉了一個實例,說到有一對夫婦帶著他們的兒子來見她,她姑且稱這小男孩為Andy。當Andy 三至五歲的時候,他很喜歡和女孩子一起玩女孩子的玩具,而且常說自己是個女孩,於是Dr. Cretella把他們轉介給一個治療師。Dr. Cretella指出孩子患上性別不安症有很多原因,最普遍的是家庭環境令他們產生某種錯覺。她說,在一次治療過程中,Andy忽然把他手中的玩具貨車放下,然後緊握著一個芭比娃娃,說:「爸爸、媽媽愛女孩,倘若我要他們再愛我,我就要做個女孩子才行。」原來Andy三歲的時候,他那有特殊需要的妹妹剛剛出世,須要父母很多時間來照顧,這樣,Andy錯以為爸媽只愛女孩,如果要爸媽像從前一樣愛他,那他就要做個女孩子了。幸好,經過治療師悉心的家庭治療後,Andy一天、一天的好起來。但這事若發生在今天,情形可就不同了,醫生可能對Andy的父母說:「你們要肯定他這個感受,給他改個女孩子的名字,人人都要把他當作女孩子看待,要不然他會有自殺傾向的。」然後再過幾年,在青春發育期前,他們會給他注射荷爾蒙抑壓劑,遏止他男性第二性徵的發育。Dr. Cretella表示,這些性激素和抑壓劑並未經過實驗證明是否對正常的孩子無害,反之,這些用來醫治睪丸癌和婦科問題的荷爾蒙抑壓劑是會令記憶力衰退的。

    兒科醫生Dr. Michelle Cretella 警告我們,用荷爾蒙抑壓劑來終止兒童的性發育,再加用雌激素或睪酮這些交叉激素,結果會導致許多青少年終身不育,更帶來心臟病、中風、糖尿病、癌症、情緒不安等的嚴重後遺症,再繼續下去,他們可以接受手術把自己身體上健康完整的器官切除。這一切、一切,都是由一個謊話開始,這句謊話就是:「性別是可以隨時轉換的。」

    Dr. Cretella坦誠地指出:「學校由幼童開始就為他們洗腦,欺騙學童說他們有可能是困在一個錯誤的身體內,而這個謊言正拆毀著孩童對真假虛實的觀念。試想,如果一個孩子連自己的身體都不信任,他還可以信任誰或相信些什麼呢?」所以Dr. Cretella說:「變性這些思想意識滲入學校,是對學童們進行心理虐待;孩子心理受影響後,再用藥物停止他們的生理發育,最終導致他們不育,甚至割掉身體內外的器官,若這不是虐兒,還是什麼?」

    忠言雖然逆耳,但卻是出於有良知的醫學界專才向社會大眾苦口婆心的一番話,我們要留心聆聽,在真假虛實之間,要慎思明辨,無論是自己的孩子或別人的孩子,我們都不希望下一代活在身心受創的痛苦中,弄至疾病纏身,又無望延續後代。

     

     

    相關文章及視頻:真人真事

    一次手術 抱憾終身

    Former Transgenders Share Sex Change Regret Stories

    Sounding the Alarm

    I want a sex change again

    Terminally transsexual: Concerns raised over Belgian euthanized after blotched sex change

    I was born a boy, became a girl, and now I want to be a boy again

  • 「媽媽,我不想變做男孩子!」

    Drag Queen一個年幼的女童回到家裡,十分驚惶地哭著對她母親說:「媽媽,我不想變做男孩子!」。那天在學校,她玩了一些通常男孩子喜歡玩的玩具,老師對她說,她很可能是個男孩生在女孩身。

    2016年開始,SOGI「性別性向多元化」教育已經在卑詩省一些校區中推動,要全校師生一同慶賀同性戀生活方式和宣傳性別是隨時隨刻按感覺浮動的。教師對四、五歲的孩子說:「有些人是男孩子,有些人是女孩子,有些人是一樣一半,甚至兩樣都不是。」他們在唱遊堂領導孩子唱「彩虹歌」,給學童朗讀男孩子選擇穿裙子的10,000Dresses圖畫故事書。在加拿大及美國的公校或圖書館中,有易裝女后的故事時間,甚至請濃裝打扮、頭上長魔角的妖后來向兒童朗讀故事。100,000 Dresses

    文化衛士行政總監Mrs. Kari Simpson表示,SOGI教材本身就是虐兒。它把女孩子成長的美麗氣質醜化,把男孩的男子氣慨挪走,把年青小夥子保護者的性格說成邪惡的性別歧視;又要把正常的、男女兩性有別的社會文化改變,變得什麼都可以,沒任何界線、沒價值觀念、沒道德標準。這拆毀性的運動是利用年幼學童,把他們培育成極端的「社會公義」鬥士,現在家長們正在醒覺,堅決說不!

    但變性人Morgane Oger卻不同意,Oger支持「性別性向多元化」教育,說:「在加拿大,家長的權利是有限制的,兒童的權益在先,所以當家長行為不妥時,兒童有權利受保護,把他們遠離家長。」同性戀人士Dave Davey Decario也認為要限制家長權力,他說:「須要改變的是家長,孩子沒有問題,家長在教育上的觀點才是這方面問題的重要因素。」

    「很可怕,這是十分可怕的事!」素里市的Cedar Grove教會牧師Kevin Cavanaugh 說:「情況的嚴重性遠超過一般人所了解,問題所在不是教師們、不是教育工作者或行政人員,這是空中靈界的爭戰,魔鬼撒但要毀滅人類的靈魂。」Cavanaugh牧師表示,撒但要找最幼嫩脆弱的動手,他們就要兒童。他說到那個回家向母親哭訴不想有一天變成男孩子的小女孩,他說:「那母親第二天到學校要了解發生什麼事,但校方卻罵她是個同性戀恐懼者、是個惡霸。問題是,你想一想,不多幾年、幾個歲月、幾代,基督徒父母會否被質疑不適合撫養自己的子女?倘若我們不起來爭取守護孩子們,這些事遲早會發生在我們當中。」

    基督教電視節目主持人Laura Lynn Tyler Thompson亦在這個守護爭戰的行列中,她說:「即使我們對他們說『我們愛你,我們不會取去你選擇怎樣生活的機會和自由』,仇恨、憤怒、欺凌還是向著我們而來。我們說:『我們愛你,但我們不能同意你。』但得來的卻是仇恨,說我們是同性戀恐懼者,是個希特拉。我們一向以為擁有的宗教自由沒有了,我們的子女要被我們基督徒所不能接受的理念去洗腦。」Laura Lynn Thompson、Kari Simpson及Pastor Cavanaugh 藉著媒體及在各處的聚會,把信息傳出去。Laura Lynn Thomson說:「這是神的爭戰!我們開始與牧師們會面,見到他們目中帶著淚光。教會正在準備為我們的孩子爭戰!」

    Cavanaugh牧師相信加拿大教會正處於聖經中歷代志下第20章的處境,他引用以色列人歷史中約沙法王統治期,三個外族聯合進攻以色列的一個艱難時刻,說:「那時約沙法王號令全民禁食、祈禱、敬拜,當他們出去迎戰的時候,約沙法王得到的信息是:『這不是你的仗,這是神的仗!』許多教會領袖說,這事叫沉睡的教會起來、爭取發聲!」

    上文節譯以下視頻,詳情請觀看6分鐘的影片,更深了解下一代的當前危機:https://www1.cbn.com/cbnnews/world/2018/january/mommy-mommy-i-dont-want-to-be-a-boy-little-girls-reaction-to-radical-sex-ed-program-says-it-all

     

  • Chilliwack校委Barry Neufeld說得對

    school_gaysMr. Barry NeufeldBarry Neufeld指斥SOGI Program 傷害兒童,言論正確。美國兒科醫學會研究指出性別多元化的意識形態傷害兒童,並敦促所有醫療界、教育界及立法官員反對誘導兒童接納以藥物或手術改變性別為正常的政策。請讀:http://www.acpeds.org/…/gender-ideology-harms-children

    Mr. Barry Neufeld指斥SOGI Program是宣傳武器,絕對正確。同性戀網頁指他們要給學童洗腦,無須掩飾。Queerty.com坦言:「我們要教師教未來的一代接納同性跨性性向,事實上,我們的將來就是靠這個了。」請讀:https://www.queerty.com/can-we-please-just-start-admitting-that-we-do-actually-want-to-indoctrinate-kids-20110512

    讀完以下三個事例,你就會完全同意,性別多元化確實是虐兒,並無虛言:

    1. 英國一名17歲的男孩Bradley Cooper三番四次要求家人讓他轉性,但不夠一年他又決定取消輪候的手術,停止女性荷爾蒙,回復男孩的樣子。他說過去一年十分痛苦,情緒經歷極大波動,曾經兩度試圖自殺。請讀:http://www.dailymail.co.uk/femail/article-2224753/Ria-Cooper-Britains-youngest-sex-change-patient-reverse-treatment.html#ixzz2AyFR0XCs

    2. Matthew Attonley23歲時做了轉性手術, 七年後他承認無論多少手術,也不能把他的身體變成一個真女人,他覺得自己活在一個謊言中。注射荷爾蒙令他精神憂鬱、情緒焦慮,扮女性令他筋疲力倦,他要再做手術,回復原狀。請讀:http://www.dailymail.co.uk/news/article-2776090/Transsexual-10-000-surgery-NHS-wants-man-again.html#ixzz3F1w9USZpOct.%201,%202014

    3. 比利時44歲的Nancy Verhelst因兩次轉接男性性器官手術失敗,她覺得沒有出路,極其痛苦,結果選擇醫療助殺,死了。 請讀:http://nationalpost.com/news/canada/terminally-transsexual-concerns-raised-over-belgian-euthanized-after-botched-sex-change

    欺哄學童,告訴他們男可變女,女可變男,是埋沒良知且十分殘酷的虐兒行為。

    我們呼籲60個校區的每一名校委,都本著良知,如Cilliwack校委Barry Neufeld所說:Stand up and be counted。也呼籲所有國民簽名支持Chilliwack校委Barry Neufeld https://www.ipetitions.com/petition/we-support-trustee-barry-neufeld-thank-you/?utm_medium=social,目標是8,000個。

  • SOGI是什麼?

    SOGI steve_mulligan_057_webSOGI是 Sexual Orientation Gender Identity的簡稱,是LGBTQ2S++的重新包裝,不久之前稱為LGBTQ2S++,即女同性戀者、男同性戀者、雙性戀者、變性人、酷兒、雙靈人、和許多其他自稱是什麼就是什麼的簡稱。現之SOGI教育可譯作「性向性别多元化教育」。

    SOGI是一個意識形態的政治議程,用強制性的心理技巧來性化學童,意圖改變他們從細胞核內染色體的脫氧核糖核酸(DNA)所遺傳給他們的天賦與個性。

    SOGI經過深思熟慮,轉化學童思維,使他們覺得人類無分男女;然後再重新塑造他們的思想,令他們放棄社會是由男女两性組成的正確觀念,而執著性別是流動性的想法。

    SOGI是一種招攬手法:由2016年秋季開始,借助卑詩教師聯會招攬學校行政人員、教師和輔助員工,把他們訓練成”SOGI LEADS”,在一些校區舉行SOGI 123的洗腦式講習班,也有在列治文的SOGI峰會中或其他地方舉行訓練班。

    SOGI Leads經過訓練後,就能純熟地在他們的校區中落實SOGI性活躍份子的政治議程,不讓家長知道,甚至不經校局批准。

    SOGI Leads繼而在他們個別校區內做招攬工作。他們藉著虛構數據、情緒操控和高壓手段,去瞞騙、招攬和催谷你孩子的教師把SOGI加入教材中。

    SOGI 123教案是由性活躍份子制定,而不是由心理衛生專業人士或兒童心理學家制定。

     

    SOGI 123教案SOGI Catalogue

    SOGI 123教案是針對由幼稚園至12班的每個級別。教師被指定或將會被指定要把SOGI加入他們的課堂內教導

    SOGI 123教案是策略性地侵蝕孩子與生俱來的自我觀感,摧毀他們是男或是女、和每個孩子都是有一個父親和一個母親的正確觀念。

    SOGI 123傾覆健康安穩的家庭架構,(這對大部份孩子們實在如此),然後要每個孩子想像他們有兩個爸爸、兩個媽媽。(閱SOGI123幼稚園及一年級的教案)

    SOGI 123教案把「性別主義」或「性別歧視」改了新定義,為6歲的學童洗腦,把男女有別的正確觀念說成是「性別歧視的社會陋習」。

    SOGI 123在針對10歲學童的Gender Identity, Media and Stereotypes教案表示:「這教案中生理性別(以外在表徵為本與生俱來的性別)的用詞和性別認同(是女、是男,或在性別頻譜上任何位置的個人感覺)有時不同….」

    SOGI 123教案向所有級別進攻,其中包括一個扭曲了的LGBTQ2S++法律權利,強制學童應用「共通言語」,要他們「慶賀」和「肯定」0.03%人口的幻覺,這些人口即使包括LGBTQ2S++在內,也只有2.6%。簡單來說,這是向教師及學童進行法西斯式的思想洗腦。SOGI在理性上是不誠實的,它要求別人執著幻覺而捨棄事實。

    (譯自Culture Guard “What is SOGI” 詳情請上網址:CultureGuard.comParentsUnitedCanada.com

     

    集體起來,一致行動,向校方提交「家長權利宣言

    時至今日,在聯合國、加拿大、卑詩省的法律、甚至校區教育局的政策之內,家長權利仍有保障,因此,家長必須充份認識並行使這權利,以保護子女。家長權利宣言是為家長提供合法途徑,聲明家長對其子女的教育權,校方必須依法遵守,不得僭奪。家長應簽署並提交英文正本,這是有效的法律文件,校方無權拒絕接收。請兩頁都印出來,(一紙印兩面最好),填好後回條寄回Culture Guard登記,文件由家長親自交回學校辦事處行政部。無論私校公校,全部家長的一致行動,會帶來一個很大的動力,這對專心教書、無意參與SOGI運動的教員,是個正面的支持。這是中文繁體简体的譯本。以後校內若發生侵犯父母權益的事情,可立刻與Culture Guard聯絡。

    孩子們面對邪惡勢力的侵略,唯有靠父母的保護。加拿大的法律仍站在父母的一邊,此時此刻父母若不堅決行使這權利,很快這權利也會失去了。當家長集體起來,一致行動,所發揮的力量是不可計量的。

  • 孩子開學 家長須知

    BCLiberalAddGIBill27SOGI教育正推廣全省各校

    何謂SOGI教育?

    SOGI是 Sexual Orientation Gender Identity的簡稱,不久之前稱為LGBTQ2S++,現之SOGI教育可譯作「性向性别多元化教育」。

    SOGI教育的強制由Gender Identity入卑詩人權法開始

    2016年7月25日卑詩省政府一日之內通過法案,把Gender Identity加入人權法,跟著9月8日省教育廳宣佈卑詩省所有校局和私校獨立學校必須在年底前把SOGI放入校規及政策之內。其實所有學校原本已有規定Min of Ed SOGI Order按人權法不得歧視和欺凌,但現在要特別加入SOGI,並且要納入教育課程之內。宣佈時受教育廳邀請出席的性活躍份子超過100名。與此同時教育廳接受ARC Foundation的經費,出資聘請一名SOGI顧問,幫助全省各校區及獨立學校制定SOGI政策和反欺凌課程。

    要了解教育廳這指令,須要了解ARC Foundation是什麼?

    ARC Foundation註冊成為一個慈善機構,由它推動的 SOGI Education (Sexual Orientation & Gender Identity)在卑詩省各公校、獨立學校、第一民族學校設立網絡,要教師把「性向性别多元化教育」插入每個科目中。換言之,家長是避無可避,無法令他們的子女不受多樣性行為和多類性別等教育OutinSchool的薰淘,他們首先鎖定這九個校區為目標:溫哥華、西溫、北溫、本拿比、蘭里、三角洲、Sea to Sky, Nanaimo-Ladysmith 及Kamloops/Thompson,再由今個學年起把SOGI教育推廣到全省每一所學校。

    ARC Foundation 除了為教育廳出資聘請特別顧問,指導各公校及私校的校局如何制定SOGI政策外,更出資推動其屬下的「同性戀電影節」(Queer Film Festival)(留意:其中有露骨不雅視頻,兒童不宜觀看)和「校內出櫃」(Out in School) 組織的活動。去年ARC Foundation出資125,000元和卑詩大學教育學系,設立Teacher Education For All(TEFA) ,要首先轉化教育系的教職員和學生的思維,培訓未來的和在職的教師,準備在各學校廣泛地全面推動「性向性别多元化教育」。

    ARC Foundation設計了一個SOGI 123的課程,他們在網頁上開宗明義的指出,SOGI123目的是要系統性的轉化教師和學校。SOGI 1是制定政策;SOGI 2是營造環境,改變言語;SOGI 3是提出教案來配合由幼稚園至12班的課程。網頁指出:「孩子年幼是接納別人和不同事物、形成長遠根深蒂固思想的時候,所以教師趁開始就要向幼年級學童灌輸講論,這樣做最為重要。」

    SOGI「性向性别多元化教育」教案SOGI123

    幼稚園一年級的教案(教員須知手冊第30頁

    什麼是家庭?Lesson Plan: What is a Family?

    • 教師開始誘導學童找出家庭有多少類型,指出不同類型的家庭在社會中都是同等價值、同樣重要。要學童說出不同的人、不同的家庭有什麼相同之處。
    • 劃出家庭中有誰?但不要劃出男女性別的特徵,例如:不能劃出他們是穿裙子或是穿褲子,也不要用籃色或粉紅色來表達。
    • 特別推薦Robert SkutchNorma Simon的兒童圖書,藉這些書籍觸動操縱學童的情緒和思想,潛而默化地使學童接受同性戀、變性人是正常且可引以為榮的,而且是男是女沒有什麼不同。要把這些書籍擺放在課室內,方便每個學隨時取閱,教師也隨時拿起大聲讀給學童聽,讀之前要他們先看書中圖畫,認識不同類型的家庭,教師也要清楚知道每個學童的家庭背景。
    • 再讀一些兩個媽媽、兩個爸爸的家庭,要學童想像自己有兩個爸爸、兩個媽媽,然後問他們:「你得到雙倍的什麼?兩個爸爸,即雙倍什麼?兩個媽媽,即雙倍什麼?」這是正面有趣的事,要孩子正面看這些家庭,強調每個家庭都一樣、同樣重要,要溫柔地去除孩子心中家庭必須有一個爸爸、一個媽媽的「歪理」,然後重複溫習眾多家庭的名稱。
    • 問學童有兩個媽媽、兩個爸爸有沒有分別。提醒他們兩個男人相愛叫什麼,兩個女人相愛叫什麼,不能用傷害性的言語。

    其他級別的教案,請查看https://www.sogieducation.org/sogi3/

     

    保護兒童,成人有責

    Confused-Child-1024x787
    「性向性别多元化」運動由幼兒開始著手,以假亂真,操弄個人感覺來取代客觀事實,以此轉化社會思維,全面破壞家庭和人倫體系。冰封三尺,非一日之寒,這個運動二十年多以來明波暗湧地進行,現在已經時機成熟,整個計劃準備好全面「出櫃」了,加拿大人唯有全民一心,團結起來,才能保護本國孩童的情緒、心理和生理,讓他們有一個健全的發展。

     

    應該怎麼辦?

    1. 透過Parents United Canada「家長團結加國」團結起來,加入成為會員,獲取資訊,一致行動。(不定是學齡家長,保護兒童是每個成人的責任。)
    2. 藉網頁多認識,然後在學校家長、親戚朋友圈子把消息傳開。一直以來人們都以為只是包容、接納、尊重,國民被蒙在鼓裡太久了。
    3. 向校方遞交家庭權利宣言。時至今日,聯合國、加拿大、卑詩省、甚至校區教育局的法例和政策,對家長權利仍有保障,家長必須認識並充份運用,且向校方聲明家庭對子女的教育和撫養權,任何人也不能無理僭奪。這是英文正本的法律文件,請兩頁都印出來,(印一紙兩面最好),填好後回條寄回Culture Guard登記,文件由家長親自交回學校辦事處行政部。無論私校公校,全部家長的一致行動,會帶來一個很大的動力,這對專心教書、無意參與SOGI運動的教員,是個正面的支持。這是中文繁體简体 翻譯,但呈遞學校一定要用英文本方為有效。以後校內若發生侵犯父母權益的事情,可立刻與Culture Guard聯絡。
    4. 訂閱Culture Guard的通訊,保持緊密聯絡。
    5. 積極關注校局動向,一起行動,聯合發聲。查閱校局網頁,可知貴校區校局公開會議日期、議程及會議記錄。

    急告各家長(繁體)

    急告各家长(简体)

  • 一名北溫Seycove中學家長的憶述

    我的兒子是北温 Seycove 中學12班的學生,約在春假前一星期,他從學校回來,告訴我那天參加了一個「反欺凌」集會,他想和我談談。他是一個典型不大說話的男孩,我便覺得有點不尋常。我知道這類集會賣的是怎樣貨色, 因為他在學這五年我親眼目睹,被老師們催促要參加同性戀異性戀聯盟、粉紅衫日 (Pink Shirt Day) 、同性戀自豪週(Gay Pride Week) 和不同講員的演說。  不用說,這操場上長達二小時的聚會明顯是洗腦的一堂,因為學校行政人員所用來表達的字句是那麼正面和良善的,就如「反欺凌」、「同情關懷」、「慶祝學童多元化」等,學生很容易受到壟斷而支持同性戀生活方式,並相信如此接納是一件好事。

    我的兒子向我描述,一個一個由學校付費請來的講員、表演者及學生構成了集會的一部份,幾名同性戀學生向同學們見證同性戀的自豪,說「出櫃後」是怎樣一種靈性上的醒覺。我看得出這純粹是向我的兒子和其餘學生一套錯誤思想體系的灌輸,要學生們接受同性戀、變性人和同性戀活動是完全正常的,任何不相信這一套,就是惡霸和我們文化中「同性戀恐懼」下無辜受害者的仇恨者。

    Trans Performer2

    這大會上最囑目的兩位講者,一是一變性者 (Jenna Talackova),他向學生們誇誇其談,他怎樣經歷痛苦的「出櫃」過程,终於肯定了自己的新性別,更參加選美,但不被接纳報Trans Performer1名,結果他控告選美會而獲勝,成為加國史上第一位能參加選美會的變性人,也是加國年青變性人的偶像與英雄。 現在他在多倫多進軍影視及模特兒界。其二是一喜劇演員Conni Smudge,一中年男士,穿上鲜艶的女性衣裙、高跟鞋,在台上唱歌跳舞,他在跳舞中,不時挨近男老師們,作一些性挑逗的動作。

     

    我的兒子在這時雖然戴著耳筒自行聽音樂,但也實在是熬不住,便藉詞去洗手間,離開現塲回課室温習,结果散會後被數名同學質詢為何中途離席,這些都使他感受到朋輩壓力,和那份不由自主的罪疚感。另一方面,也是事後才知道,就在我兒子離開會塲時,Conni當眾宣佈,凡不同意他的行為和支持他的,請那些人離開!於我作家長的來說,這是對我兒子的公開定罪與羞辱,也是對其他有異議的學生的一種精神震懾手法。

     

    令我最不滿的是在眾多的家長通知信中,學校就是沒有通知家長有這樣的集會,我翻查學校網站,也只是簡單一句「反欺凌集會」。丁點兒沒提及聚會內容,是那種只單一宣傳同性戀行為及變性的積極面和光明面,更不用說提及講者和表演者的姓名了!

     

    我給校長寫信,表達作為家長,我對那次學校集會的不滿,我不同意學校用這種手法,向學生灌輸同性戀意識,也質疑這樣子的集會之教育價值。聽這樣男變女者講述參加選美會的奮鬥史,看一位男穿女裙的中年男子在台上跳舞,向男教師作出性挑逗動作的所謂表演,對反欺凌有何關聯?作為一所中學,學校的教育課程是如何制訂優先劣後,如何分配學校的教育資源?

     

    校長給我的回信,認為學校舉辦這種集會是合理的,目的是教導學生對同性戀者應具有博愛胸懷,因為後者常在校園被欺凌。他說,據統計有達3%的加拿大學生是跨性者,而據「最新調查」,「凡學校能接受及讚許所有學生,特別是那些有特立獨行、不隨大流的,那些有學習困難,身體殘障、有精神健康問題及不同性取向之學生的,校內暴力及欺凌個案都減少。」我發覺這回應空泛是流於口號,這一類型的回答,是無法引進真誠開放的討論和研討。

     

    我將上述的想法回信給了校長,我深信大多數家長是同意我對學校基本任務的看法,我也深信大多數家長,不贊成學校舉行這種對同性戀一邊倒的歌頌集會。我希望學校给我們說清楚,究竟付了多少錢給那二位講者? 我問校長,學生聽了一位男變女的奮鬥史,看了一場男扮女充滿性挑逗的舞蹈後,對校園的欺凌活動減少有何關聯?對培養學生的博愛心有何幫助?真的沒有更好的活動能取而代之嗎?那兩位表演者憑何資格被選上在學生集會上演講及表演?有遴選的程序嗎?家長會有被通知嗎?信寄出了,再三番四次的追問,结果仍是一樣:死寂的沉默!

     

    作者:Julia Stanton

    譯者:曾慧嫻

    2014年3月

  • 省選過後自由黨當痛定思痛

    卑詩自由黨在2014年和2016年,兩年間兩度靜悄悄地火速通過兩條違反邏輯、違反科學、違反常理的法案。BCLegislative Assembly

    2014年卑詩自由黨律政司長蘇安彤(Suzanne Anton)推出17號法案,容許人只要取得醫生簽證,就可以隨個人感受更改出生證明書的性別。此法案在4月29日以70對4票通過,投反對票的四名省自由黨議員是Chilliwack-HopeLaurie Throness 、 Maple Ridge-MissionMarc DaltonSurrey-PanoramaMarvin Hunt 及Abbotsford-MissionSimon Gibson。而這法案推出和通過的時候,正藉溫哥華家長們不眠不休地對抗溫哥華校局硬把跨性政策加諸所有學童身上的時候,這也是家長們不暇理會,無力反抗的時候!

    2016年7月25日,省自由黨律政廳長蘇安彤(Suzanne Anton)推出27號法案,法案把Gender Identity(性別認同) 和 Gender Expression(Suzanne Aton性別表達)加入卑詩人權法,在同一日之內,一讀、二讀、交議會委員會、再三讀,就通過了。這也正藉暑期,許多家長都帶同子女外出旅遊或回國探親,看來這是一個可以避開眾人耳目的時候。在沒有公眾諮詢、沒有給與時間詳盡討論、在議會委員會中沒有聽取正反雙方的意見和理性的辯論、沒有任何修改、事前亦罕有媒體報導的情況下,這兩個沒有法律定義、全憑個人感受與經歷的名詞,就被寫進了卑詩省的人權法裡。這法案的通過沒有一票反對,沒有投票記錄,只有兩位卑詩自由黨的省議員Laurie Throness 和 Marvin Hunt 獨排眾議,直指27法案問題所在,但卻棄權投票。

    編者在省選前約見蘇安彤,那是4月10 日,省議會尚未解散。本人指出對17號法案和27號法案通過的關注。

    關於容許更改出生證上男女性別的17號法案,本人指出:

    • 科學上沒有任何理據,去支持男人可以生在女人身、或女人可以生在男人身的理論。這是一份個人內在的感受和經歷,屬於心理、不是生理狀況的問題,法律不應該訂立在個人的感受和經歷上。
    • 這法例會形成執法困難、社會混亂。對於警務人員、海關官員、或法庭等,一個男人只要出示性別上更改了的出生證明書,在法律上就是個女人,這人在生理上、甚至外表上毋須是個女人,這會造成許多混亂。

    至於將「性別認同」及「性別表達」加進卑詩人權法的27號法案,我指出三點:

    • 把「性別認同」及「性別表達」硬加入人權法,而這兩個名詞在法律上卻沒有定義註釋。「性別認同」在安省人權委員會的網頁註解是:「性別認同是每個人對性別的內在及個人經歷,那可以是女人、男人、同時亦男亦女、有時非男非女、有時在性別頻譜中的任何地帶,而一個人的性別可以和出生時一樣,又或者不同。」這個定義若列明法案中,在省議會辯論過程中會受到一定挑戰,可能因為如此,就沒有包括在法案的文字之內。
    • 這法案是卑詩自由黨政府要強制所有奉公守法的國民,去遵守一條憑個人感受經歷所寫成的法律,否則就會被傳召出庭、被調查、被控起訴、罰款或坐牢。如此法案竟然可以通過,成為卑詩省的法律,委實令人十分困擾。
    • 這法例危害婦女和孩童的人身及心理安全。卑詩自由黨政府的責任是立法保護婦孺,但此法案卻剛好相反,是剝奪婦女孩童的人身私隱安全權利,是一條極為危險的法律。(請閱文下給蘇安彤陳辭附頁,)

    本人與律政司長蘇安彤會面時,她面有難色,並表示顯然不願意有一個男人在她身旁淋浴。她說因為有許多這樣的人來述說他們的故事,要求通過這法案,而本人則是第一個、也是唯一向她提出對法案關注、並提供資料的人。本人表明關注之後,再陳明要求,要求很簡單,也很合理。因為當時省選在即,本人並不要求即時推翻法案,只要求在省自由黨競選政網中,承諾保護婦女和兒童人身私隱及安全,在人權法中加上一項保護條例,禁止生理上是男性的人進入婦女收容所、婦女懲教處、女公共浴室、女更衣室、和女廁,並授權有關職員執行,相反之性別亦然。但蘇安彤不願作出承諾,說政綱內容是由省長簡惠芝決定。

    這兩條違反邏輯、違反科學、違反常理的法案,在省民不知不覺間火速通過,不禁令人要問:究竟省議會內發生了什麼事?當日的省自由黨政府內發生了什麼事?

    Christy ClarkCulture Guard總裁Kari Simpson透露,2016年7月25日那一天,維多利亞省議會擁進百多名推動性向性別多元化的活躍份子,也就是在那一日之內,Gender Identity(性別認同) 和 Gender Expression(性別表達)加入了卑詩人權法。然而,百密必有一疏,這一天在旁聽席上有省民目賭一切,按Culture Guard 5月4日的報導,省自由黨收取了金錢利益,樂意和省新民主黨合伙出賣了家長和一向支持它的選民。Richard Lee

    這法案的通過,修改了人權法,成為逼使所有校區在校規或政策中加入性別認同及性別表達的殺手鐧,教育廳長貝尼(Mike Bernier)去年九月頒下命令,公校、私校、教會學校一律必須依法遵行,這也造成更衣室及廁所使用的混亂,令家長們十分擔憂。這個被出賣的感覺,令不少家長在省選中堅決表明不投卑詩自由黨。

    5月9日省選結果,至目前為止卑詩自由黨只贏得87個席位中的 43 席,因為候選人所得票數接近,Courtenay-Comox 和 Vancouver False-Creek選區會重新點票,如果點票結果無變,卑詩自由黨僅可組成少數政府,而且在好幾個選區中,卑詩自由黨都是以百票之差而險勝的。另外,曾四度連任的副議長李燦明落選了,律政廳長蘇安彤也和多名內閣部長及省務秘書一同落敗,其中包括曾任教育廳長的Peter Fassbender。從2001年起,曾連組四屆政府的卑詩自由黨在社會政策和道德操守上不斷妥協因循,一般而言,少數政府只得年半的壽命,在這年半之內,卑詩自由黨能否再度挽回選民的信任?省自由黨此時此刻,當痛定思痛,卑詩省民必然擦亮眼睛,拭目以待。

    Presentation to Suzann Anton 170410

    Culture Guard Media Release : Sex Activists in bed with BC Liberals?

     

  • 新民主黨擬取消私校經費

    Patti Bacchus近年來不少家長把子女送進私校或獨立學校就讀,原因是對公立教育質素的不滿,特別是性向性別多元化的活躍群體,藉公校教育向學童灌輸性向性別多元化的理念。因此,不少家長寧願節衣縮食,都要把子女送進私校,希望可以讓他們專心求學,避過子女要在公校內接受性向性別多元化的強迫洗腦。

    然而,這些性向性別多元化的活躍群體,並不會因此放過這些溜往私校或獨立學校的學童,他們正藉此省選良機,鍥而不捨地向新民主黨黨領賀謹施壓,目的是要取消私立或獨立學校所有的教育經費。其中前溫哥華校局主席白蓓蒂(Patti Bacchus)就是這主張的大力推動者,她承認私校正在增多,公校卻是逐一關閉,但她卻並沒反省為何有這現象,相反地,把責任歸咎於私校和獨立學校,說它們取了政府的公共教育經費,而事實上,目前卑詩省350所獨立學校的超過80,000學童,大部John Horgan份所得的教育經費只是公校學童的35-50%。

    新民主黨黨領暗示,政府要重新考慮教育經費的分配,這個極端的政治舉動正在新民主黨內外強力施壓,一但成功,私校或獨立學校的家長能否負擔子女昂貴的教育支出?會否因為經濟擔子太重而逼得把子女再次送回公校?另外,在考慮把子女送進私校或獨立學校的家長,會否因為難以負擔的教育支出,而逼得無路可走?如此種種,都是選民投票前要慎重思考的一個重要議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