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categorized

小杜政府立法
管制國民思想情緒

6月21日聯邦自由黨在新民主黨和魁人政團的支持下,在下議院三讀通過管制網絡言論自由的C-10法案。6月23日下議院暑期休會前一天,小杜魯多政府急不及待一讀引入C-36法案,傳統部長Steven Guilbeault在一次公開講話中早已對這不尋常的法案有所暗示,他說:「人們以為C-10法案有爭議性,那你們等著瞧,我們將要引入另一法案!」

C-10法案是去年11月引入,修改廣播條例,由加拿大廣播電視及通訊委員會(CRTC)監管,但監管範圍不獨是廣播媒體,也包括互聯網個人社交平台,C-10法案對國民言論自由作出進一步的操控,多倫多太陽報評論員Lorne Gunter稱之為近代聯邦法案中最違反民主的法案之一。這法案雖通過下議院,但在國會休會前尚在上議院委員會的研究階段,並未成為法例。Don Martin: Why Justin Trudeau is my (reluctant) pick for politician of the year | CTV News

那麼傳統部長Steven Guilbeault預先警告國民那更具爭議性的C-36法案又是什麼?

C-36法案修改加拿大人權法和其他有關法例,禁止仇恨宣傳(hate propaganda)、仇恨罪行(hate crimes)和仇恨言論(hate speech)。那什麼是「仇恨」?在法案中「仇恨」的定義是一種極之不喜歡、侮辱性和貶低別人的情緒。

倘若任何人基於種族、原生國籍、族裔、膚色、年齡、性別、性傾向、性別認同或性別表達、婚姻狀況、家庭狀況、基因特徵、缺陷殘障…等人權法保障的類別,而透過互聯網或電子通訊中發出「仇恨言論」或令他人發出「仇恨言論」,均屬歧視,C-36法案授權加拿大人權委員會接受投訴,並授權加拿大人權訟裁處作出裁決和判定賠償。若歧視罪名成立,訟裁員可作以下一項或多項裁決:

  1. 命令當時人立刻停止歧視行為,糾正悔過,以確保以後不再有同樣或類似事情發生;
  2. 向投訴人付出不多於兩萬元的賠償;
  3. 向政府付出不多於五萬元的賠償。

政府推出C-36法案還有另一理由,就是維護公安,法案同時修改刑事仇恨法第319條及防止滋擾法第264條,其中更加上「懼怕遭受仇恨宣傳或仇恨罪行侵犯」(810.012)一項,這一項加在「懼怕遭受恐怖活動罪行侵犯」(810.011) 之後,C-36法案是把這情緒罪行與恐怖活動罪行平排並列。投訴人只須表示懼怕被告會散播仇恨宣傳或仇恨罪行,若得到省級法官同意,覺得合理,這被認為是停留在被告思想中的情緒罪行就足以令法官判被告守行為監管令,被告若不遵從,則可入獄最高一年。另外,投訴人不須表露身份,換言之,被告不會知道投訴他的是誰。

這些行為監管令可包括:身上穿戴電子監控器;遵守定時居家令;除醫生配方外,不得飲用服食酒精或其他藥物;要提供體液測試;不准直接或間接與監管令所指定的人溝通,不准到監管令指定的地方;禁止擁有武器或爆炸性物品;放棄、取消或扣留個人授權書、執照和註冊證書。

說清楚一句,C-36法案就是小杜政府立法管制國民思想情緒,禁止在公眾媒體或個人社交平台表達某些負面性言論,即使未曾表達出來也有機會入罪,這法案把政府、法院、人權委員會、人權訟裁處的權力一再擴大,如此可以清除一切不討好政府的言論。也許讀者並沒留意,早在上屆大選小杜總理組成少數政府後,他立刻寫信給新委任的傳統部長Steven Guilbeault,信中指明:「要設立新例管制社交平台,規定所有平台必須在24小時之內刪除不法內容,包括仇恨言論,否則要面對嚴重處分。」

 

C-36法案的去向如何?

這法案在下議院議會最後一日推出,倘在一讀階段,但按過往各黨投票的傾向,即使聯邦自由黨只是少數政府,不夠半數議席,政府的法案都獲新民主黨和魁人政團的支持而通過。另一方面,從各方蹟象看來,小杜似乎野心勃勃,要攪個臨時大選,希望取得大多數政府的執政權,倘若大選屬實,這法案會隨著國會解散而作廢;不過,若大選結果令小杜再組政府,即使是少數政府,C-36法案再度推出而獲通過,則大有可能。

在加拿大的自由民主未被小杜推出的一個個法案挪走之前,這一屆大選,選民仍然有參與助選和合法批評政府政策及黨綱的權利,加拿大人真的要好好的珍惜和行使這自由和權利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fifteen − eigh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