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categorized

C-7法案冷酷無良

2016年6月17日聯邦自由黨政府通過C-14醫療助殺法案,容許一個人在面臨合理可見的死亡情況下可接受醫療助殺,此法案訂明在蓋印後的第五年,政府必須成立研究委員會檢討此法案,但政府並無遵從。

2019年9月11日,魁省高院裁決定一個人要面對合理可見死亡才能接受醫療助殺屬於違憲,聯邦自由黨政府亦不上訴,故要在一年內修改法例,但隨著2020年初新冠病毒蔓延到加拿大,該夏天又爆出自由黨政府及杜魯多家族We Charity利益輸送醜聞,杜魯多要面對以權謀私的調查, 8月18日總理突然終止國會,政府向法庭申請延期修改醫療助殺法例,結果法案C-7延至去年10月5日推出。

然而,推出的法案不但把接受者必須在預期死亡階段的規限刪除,更將規格進一步放鬆。

  1. 法案刪除接受者必須清醒並在注毒前給與最後同意。
  2. 刪除10日冷靜思考期,即時可以接受助殺;另一方面,不是短期內死亡人士則有90日的等候期。
  3. 同意助殺書由必須兩個獨立見證人簽名,減為只須一人。

這法案去年12月10日以213對106三讀通過下議院,除了兩名自由黨國會議員投良心票反對外,其他都支持,新民主黨和魁人政團支持,保守黨大部份反對,這是法案在下議院人權司法委員會的辯論視頻和陳詞

法案交與上議院後,這個非民選議會竟加入了修改,容許精神病患者接受助殺去結束生命。因為法案經上議院修改,故須再交回下議院投票,這時新民主黨24個國會議員全部投反對票,他們再不能支持這針對弱勢社群性命的法案,自由黨除三名議員投良心票反對外,其他全都贊成,魁人政團支持自由黨路向全部投贊成票,保守黨全數反對,可惜仍不夠數,下議院於3月11日以180對149接納上議院修改過的C-7法案,這是當日投票前的辯論記錄。結果法案再交回上議院,經過答問辯論,3月17日以60對25票在上議院通過,並同日皇家蓋印成法例。

讓我們轉一個角度了解一下精神病患在加拿大是如何普遍,根據加拿大心理衛生組織的數據,加拿大每年在五個人中就有一個經歷精神問題或病患,精神病一般發病期是在13 – 30 歲的青少年階段,而精神病者中很多都有自殺輕生的念頭,這病癥在患抑鬱症的人中最為普遍,自殺佔死亡個案的比例是:15 – 24歲24%,25 – 44歲16%,少年至中年期的死亡個案中,自殺是首要的死因。只要及早治療,精神病本是可以治療和有機會康復的,不過康復期通常也要多年,但加拿大心理衛生組織的數據顯示,須要治療的青少年兒童,五個中卻只有一個得著這方面的服務,因此也拖延了青少年及早治療的機會。

政府不但沒有注資在精神治療服務,反而在這疫情期間更改法例為有輕生意念的精神病者提供助殺,並在法案中註明要成立委員會研究包括未成年的「成熟兒童」,至於什麼是「成熟兒童」,卻沒有客觀定義,但這字眼足以奪去父母和監護人保護子女的醫療決定權了,這就是C-7法案冷酷無良之處。精神病者患病期間思想情緒不穩定,有礙於做出清楚正確的決定,更何況這是關乎生死的決定呢?即使現在法例還未修改,已有精神病患者在醫療制度下被殺,這是一名卑詩省智利域精神病患者Alan Nichols被兩名醫生注毒死亡的例子,令聞者心酸。Alan Nichols

我們還有什麼可做?

因為向精神病患者合法地提供醫療助殺還有24個月才正適實行,而為「成熟兒童」助殺仍須研討之後才落實,所以協會鼓勵選民在保護生命的政黨選區中積極參與,至於如何投票,可參照以上提供的投票記錄,好選出更多保護生命的國會議員。下議院合共338名國會議員,倘若未來大選選出的保護生命者不佔大多數,精神病患者的性命及青少年兒童的性命將面臨很大的危險!

另外,最近保守黨的會員大會通過政策,不支持醫療助殺。又保守黨國會議員Kelly Block為爭取醫療護理專業人士在憲法下的良心宗教自由,提出了C-268法案,禁止強逼醫療專業人士、護士、藥劑師、護理人員直接或間接參與醫療助殺,亦不能因他們不參與而拒絕聘請或解僱他們,否則最高可判入獄五年。請簽署請願書,支持醫療人員的憲法自由。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eleven − seve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