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7法案冷酷無良

    2016年6月17日聯邦自由黨政府通過C-14醫療助殺法案,容許一個人在面臨合理可見的死亡情況下可接受醫療助殺,此法案訂明在蓋印後的第五年,政府必須成立研究委員會檢討此法案,但政府並無遵從。

    2019年9月11日,魁省高院裁決定一個人要面對合理可見死亡才能接受醫療助殺屬於違憲,聯邦自由黨政府亦不上訴,故要在一年內修改法例,但隨著2020年初新冠病毒蔓延到加拿大,該夏天又爆出自由黨政府及杜魯多家族We Charity利益輸送醜聞,杜魯多要面對以權謀私的調查, 8月18日總理突然終止國會,政府向法庭申請延期修改醫療助殺法例,結果法案C-7延至去年10月5日推出。

    然而,推出的法案不但把接受者必須在預期死亡階段的規限刪除,更將規格進一步放鬆。

    1. 法案刪除接受者必須清醒並在注毒前給與最後同意。
    2. 刪除10日冷靜思考期,即時可以接受助殺;另一方面,不是短期內死亡人士則有90日的等候期。
    3. 同意助殺書由必須兩個獨立見證人簽名,減為只須一人。

    這法案去年12月10日以213對106三讀通過下議院,除了兩名自由黨國會議員投良心票反對外,其他都支持,新民主黨和魁人政團支持,保守黨大部份反對,這是法案在下議院人權司法委員會的辯論視頻和陳詞

    法案交與上議院後,這個非民選議會竟加入了修改,容許精神病患者接受助殺去結束生命。因為法案經上議院修改,故須再交回下議院投票,這時新民主黨24個國會議員全部投反對票,他們再不能支持這針對弱勢社群性命的法案,自由黨除三名議員投良心票反對外,其他全都贊成,魁人政團支持自由黨路向全部投贊成票,保守黨全數反對,可惜仍不夠數,下議院於3月11日以180對149接納上議院修改過的C-7法案,這是當日投票前的辯論記錄。結果法案再交回上議院,經過答問辯論,3月17日以60對25票在上議院通過,並同日皇家蓋印成法例。

    讓我們轉一個角度了解一下精神病患在加拿大是如何普遍,根據加拿大心理衛生組織的數據,加拿大每年在五個人中就有一個經歷精神問題或病患,精神病一般發病期是在13 – 30 歲的青少年階段,而精神病者中很多都有自殺輕生的念頭,這病癥在患抑鬱症的人中最為普遍,自殺佔死亡個案的比例是:15 – 24歲24%,25 – 44歲16%,少年至中年期的死亡個案中,自殺是首要的死因。只要及早治療,精神病本是可以治療和有機會康復的,不過康復期通常也要多年,但加拿大心理衛生組織的數據顯示,須要治療的青少年兒童,五個中卻只有一個得著這方面的服務,因此也拖延了青少年及早治療的機會。

    政府不但沒有注資在精神治療服務,反而在這疫情期間更改法例為有輕生意念的精神病者提供助殺,並在法案中註明要成立委員會研究包括未成年的「成熟兒童」,至於什麼是「成熟兒童」,卻沒有客觀定義,但這字眼足以奪去父母和監護人保護子女的醫療決定權了,這就是C-7法案冷酷無良之處。精神病者患病期間思想情緒不穩定,有礙於做出清楚正確的決定,更何況這是關乎生死的決定呢?即使現在法例還未修改,已有精神病患者在醫療制度下被殺,這是一名卑詩省智利域精神病患者Alan Nichols被兩名醫生注毒死亡的例子,令聞者心酸。Alan Nichols

    我們還有什麼可做?

    因為向精神病患者合法地提供醫療助殺還有24個月才正適實行,而為「成熟兒童」助殺仍須研討之後才落實,所以協會鼓勵選民在保護生命的政黨選區中積極參與,至於如何投票,可參照以上提供的投票記錄,好選出更多保護生命的國會議員。下議院合共338名國會議員,倘若未來大選選出的保護生命者不佔大多數,精神病患者的性命及青少年兒童的性命將面臨很大的危險!

    另外,最近保守黨的會員大會通過政策,不支持醫療助殺。又保守黨國會議員Kelly Block為爭取醫療護理專業人士在憲法下的良心宗教自由,提出了C-268法案,禁止強逼醫療專業人士、護士、藥劑師、護理人員直接或間接參與醫療助殺,亦不能因他們不參與而拒絕聘請或解僱他們,否則最高可判入獄五年。請簽署請願書,支持醫療人員的憲法自由。

  • 後悔不能再回頭的C-6法案

    說到C-6禁止迴轉法案,要先談一下轉性。近年來轉性在兒童及年輕人中數字激增,轉性蔚成風氣,感染著年輕的一代。英國國家衛生服務署(National Health Service) 稱,為兒童提供轉性服務的數字直線上升,最年輕的病人只有三、四歲,當地一個轉性中心表示,過去十年變性個案增加了3,200%,女童變性則增加了5,337%。2016年英國布朗大學(Brown University)一名公共衛生研究員Lisa Littman發現,在羅德島(Rhode Island)的一個小鎮內有一群十來數的女孩子集體轉性,她們都彼此認識。隨著最近幾年,後悔轉性的人也相應多起來,28歲的Charlie Evans做了十年男孩,2018年她公開表示掉頭回轉,重拾女孩子的身份,消息傳出,Evans說數以百計後悔變性的年青人來找她,於是她成立了一個名為Detransition Advocacy Network的組織,以支援要回復本我的變性者。

    在加拿大雖然沒有統計,但變性數目攀升的情況也大致相同。2019年2月,卑詩省兒童變性心理醫生Dr. Wallace Wong在溫哥華圖書館向家長講話,他表示在2010年他只有四個病童,但在九年間他已擁有501個,最少的只有三歲,他們都是孤兒和兒童廳屬下的寄養兒童。

    C-6法案是一條只許轉性(transition),不許迴轉(detransition)的法案。法案容許幫助人探索發展另類性別,現在變性過程是由政府醫療免費提供,其中包括使用遏止兒童發育的荷爾蒙抑壓劑、終身注射的轉性激素和切割男女性器官的手術;然而,法案禁止幫助18歲或以下未成年兒童迴轉,即使出國求助也不容,違者最高可入獄五年。轉性費用高昂,迴轉費用更貴,但在C-6法案之下,即使一個成年人有能力自費迴轉(detransition)也被禁制,因為若有任何人收取費用協助一個人迴轉,最高可判入獄兩年;藏有任何見證變性人成功迴轉的文字、書籍、映片、視頻、傳單、網頁或個人講話,或提供服務的文字、映片、視頻等,均屬廣告宣傳,最高可判入獄兩年。C-6就是一條只許選擇轉性、不許選擇迴轉的法案,即使後悔也不得回頭!

    環觀轉性個案,原因大致是父母親渴望得到或偏愛某個性別的孩子,令兒童自幼以為自己若不是原生性別,就可以令父母高興,能多得他們的關注和寵愛;另外就是年幼時被性侵犯、性虐待或接觸到色情影片或書刊;或在學校被人恥笑欺負,又或冠以「男人婆」、「女人型」、「同性戀」等標韱,這些都在兒童青少年心理上造成陰影,對自己的身份形象產生質疑,再加上法例不斷更改,令整個加拿大的社會文化和風氣轉變,人的思想也隨著而變,不滿意自己的人覺得生錯了身體,而接受「男人生在女人身」或「女人生在男人身」的迷信觀念,誤以為轉一個性別問題就解決了,也許可以快樂一點。

    其實冰封三尺,豈只一日之寒?1995、1996年一個不知所謂、至今沒有清楚定義的「不同性傾向」加入了加拿大刑事仇恨法和人權法;2005年婚姻法更改了,在法律上婚姻再不限於兩個成年男女的結合,於是男女角色顛倒,性別界限模糊;跟著來的日子,「兩個爸爸」、「兩個媽媽」、「爸爸的男友」等兒童圖畫故事書在學校成為教學資源,2016年卑詩省政府規定所有中小學必須設立跨性政策,並在所有公校推動SOGI(Sexual Orientations & Gender Identity)123,即除政策外,另加SOGI環境和SOGI教材;2017年六月聯邦跨性法案C-16正式通過,把「性別認同」(Gender Identity)和「性別表達」(Gender Expression)加入加拿大人權法,一如「不同性傾向」(Sexual Orientations),「性別認同」在法例中並無確實定義, 只是在安省人權委員會中出現了這樣的解釋:「『性別認同』是每個人的內在個人經歷,是男、是女、亦男亦女、非男非女、或在性別頻譜上任何一點的感覺,一個人的『性別認同』(Gender Identity)和『原生性別』(Birth-assigned Sex)可同可不同。」既說Gender是思想感覺,Sex是生理結構,C-6法案卻利用刑事法,容許以藥物和手術刀改造生理結構,來遷就思想感覺,但當一個人的思想感覺有所醒悟時,則強制不容許人在生理身份上逆轉過來。

    值得一提的是一個倡議憲法自由的法律組織Justice Centre for Constitutional Freedoms 剛完成一個有關的民意調查,結果顯示91%支持成年人有權選擇性向性別的個人輔導,而C-6法案則禁止提供希望減輕、紓緩、或回歸天然性向或天生性別的專業輔導,任何專業服務收費是理所當然,此法案會杜絕這類服務,換言之就是剝奪了同性戀變性人的選擇權利了。這不但有違民主,也把個人選擇的自由剝奪了,這不是一個民主自由國家應有的法例。

    脫稿時,禁止迴轉的C-6法案已由下議院人權司法委員會完成審核,並交回下議院等候三讀。從委員會的辯論聆訊中,筆者觀察到四個聯邦政黨對此法案的立場如下:自由黨支持;保守黨反對以殘忍強制方式令人迴轉,要求修改用字含糊的C-6法案,以保障家長權益和國民的宗教、言論、良心、思想等憲法自由;魁人政團存觀望態度,反對倉卒決定,但傾向支持;新民主黨積極支持,並提出更危險的修改,自由黨接納這些修改。因此,人權司法委員會交回下議院的,是經過修改的C-6法案。

     

    Justice Centre for Constitutional Freedoms陳詞中指出,C-6法案違背良心、違反憲法。倘若聯邦自由黨政府不理會民意,任由這條踐踏人權和自由的法案通過,未來大選中它將會失去更多選民的支持,也為社會和下一代帶來更深層的傷害和混亂,另外,此法案大可能要面對憲法的挑戰。若文稿刊出之日法案倘未通過,國民有責任繼續向國會議院議員表達意見,簽請願信要求更正”conversion therapy”在法案中的定義, 還有一點千萬不要忘記,就是要讓我們的選票為我們說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