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categorized

學童因性別混亂教育情緒不安
家長投訴人權委員會要求索償

2018年初,渥太華Ottawa-Carleton校區一名教師教導一年級學童,說有些人不是男孩、也不是女孩,如果這人不喜歡自己是「他」或是「她」,這個人可能沒有性別。在課堂上這名教師用了一個稱為“He, She, and They?!? — Gender: Queer Kid Stuff #2”的視頻,這視頻告訴學生若要知道那人是男、是女、或非男非女,只須問一下這人的代名詞就可以知道。有一次這教師在白板上劃了一個性別頻譜,然後叫每個學童指出自己屬頻譜中那個位置,一名六歲女孩(此稱NB)指自己是頻譜中末端寫著「女孩」的那一點,教師隨即對班內的學童說:「沒有男孩和女孩這回事,女孩不是真的,男孩也不是真的。」跟著她就向這些學童討論性別頻譜和轉性的理念。這些教導引致從來沒有懷疑過自己性別的NB思想出現混亂和疑惑,她以為自己若不想有孩子,就可以去看醫生。同年三月中NB開始向父母提及教師在學校所教的這些事,並說:「不知道是否想長大後做媽媽,可不可以去見醫生?」她覺得自己是個女孩子可能須要見醫生看看應該怎麼辦。

NB的母親因為女兒所受到的精神困擾決定去見這教師,教師說這是校局政策,因為社會正在改變,所以要教導這些新理念,即使一年級,學生中也有對自己是男孩、是女孩有疑問和掙扎的,所以必須討論「性別流動」,讓他們明白他們現在的經歷,否則他們會感到被疏遠隔離。這教師提意女童的母親去見校長,這母親向校長指出教導學童包容與尊重比教導性別流動更合宜,她又要求學校教導這類課題之前要先通知家長,但校長卻同意教師的做法,並說學校是得到校局專家的指導去處理性別流動的問題,更拒絕這母親的要求。另一方面,NB的母親也到家長委員會提出這事,家長們十分關注,在會議中校長不願談及此事,也對家長的關注不置可否。結果,這母親約見校區監督和教材監察主任,她提出同樣的要求,也同樣不被接納,她要求校方正面肯定女孩子的性別認同,這也亦被拒絕了。

結果NB的父母決定為女兒轉校,NB因不須常對著一個說「女孩不是真」的老師感到興奮,但至於「男孩、女孩是真是假」這回事仍然不斷困擾著她,她對母親說:「這桌子是真的,風扇是真的,即使扇子用硬紙造成,也是真的。」言外之意,為什麼男孩子、女孩子不是真的?直至同年十月,NB母親要向心理輔導員求助,希望知道怎樣幫助女兒脫離心理的困惑。

另一方面,NB的父母也採取了法律行動,他們代表女兒向安省人權訟裁處作出投訴,指渥太華Carleton校局、學校校長及該名教師在生理性別及性別認同上歧視,違反了安省人權法第一條

首先,教師恃其職權公開否認女性身份認同和生理性別的存在,低貶一個女性在生理上和身份認同上的價值,對NB造成了歧視。校方和教師沒有先取得家長同意,擅自向NB說「NB是女孩」是個虛構的故事,這搖撼了NB對她個人身份觀念的基礎,亦違背了她生理上是女孩的事實。

其次,校局和校長不但沒有矯正教師的錯誤及彌補教師在NB身上所造成的傷害,反而將在NB身上所遺留下來長遠的傷害加深。

另外,按加拿大人權及自由憲章第七條,三方被告侵犯了NB的個人安全,作為一個公營機構,校局及其職員有責任以一個中立的態度提供教育,保持公正的原則,不歧視、不剝削個人身心健康。

第四,NB堅決肯定自己是個女孩子,但被告則當眾指NB所屬的生理性別和她所認定的性別身份並不存在,構成NB心理上的傷害和不穩定,導致她焦慮、混亂,並使她在班裡的同學面前受辱。

以上種種舉動侵犯了NB在憲章第15(1)條所賦與她在法律下不受性別歧視、獲得平等對待的權利。校局有責任按憲章的保障去平衡校局的政策,校局必須以不構成生理性別歧視的態度去教導性別認同。

代表NB父母的法律團體是 Justice Centre for Constitutional Freedom(簡稱JCCF),他們要求安省人權訟裁處作出以下裁判:

校局要確保課堂的教導不能低貶、否定或詆譭女性的生理性別及心理認同;校局要指定教師必須通知家長什麼時候會教導性別認同,或曾經何時已經教導了性別認同,並讓家長知道曾經使用或將要使用的教材;校局必須終止任何暗示男女性別並不存在、或是性別是流動的、或是性別在頻譜中存在的理論;最後控方要以五千元賠償因歧視NB對她的尊嚴、感受、自尊所造成的傷害。

文章取材自 Justice Centre for Constitutional Freedom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4 × 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