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青少年精神病患與醫療助殺

    加拿大聯邦政府於2016年6月通過醫療助殺法案C-14,英文為Medical Assistance In Dying,簡稱為MAID。接受醫療助殺的資格是必須滿18歲、有政府醫療保健計劃、能自作決定、其病情或傷殘狀況不會轉好或復原、並可合理預測病者是瀕臨自然死亡。此外,法案通過時留下條款,乃司法部長及衛生部長要展開獨立檢討覆核以下三項,以作出研究,報告要於法案獲皇家蓋印正式生效後第五年之始(即今年六月)交與國會兩院委員會覆核,由委員會再推薦國會。這三項是:(1)容許病人預先簽署助殺同意書、(2)為精神病患者施行醫療助殺、(3) 為成熟兒童施行醫療助殺。

    另一方面,魁省一名傷殘人士認為助殺法例過嚴,以違反人權的理由向法庭作出挑戰,去年九月魁省高等法院為此案作出裁決,以法例規定病人必須在「可合理預測正瀕臨自然死亡」(natural death has become reasonably foreseeable)才能接受醫療助殺屬於違憲,法庭給與政府六個月時間決定是否上訴。但總理杜魯多於1月13日宣佈決定接受法庭裁決,不會上訴,司法部長David Lametti亦表示會在六月前對醫療助殺法案作出更大的修改。聯邦政府對此進行網上民意諮詢,截止日期是1月27日(星期一)西岸時間午夜前。

    據CTV News報導,由2016年法案通過至2018年底,已有7,949人因醫療助殺死亡,現在政府又要考慮把成熟兒童和精神病患者加入有資格接受死亡的行列,到時加拿大會因此失去多少無辜枉死的生命將是難以估計。即使現在法例還未修改,已有質疑在醫療助殺下的枉死者,一名卑詩省智利域精神病患者Alan Nichols被兩名醫生注毒死亡就是一個令人心碎的例子。(CTV News有詳盡的報導

    根據加拿大心理衛生組織的數據,加拿大每年在五個人中就有一個經歷精神問題或病患,精神病一般發病期是在13 – 30 歲的青少年階段,而精神病者中很多都有自殺輕生的念頭,這病癥在患抑鬱症的人中最為普遍,自殺佔死亡個案的比例是:15 – 24歲佔24%、25 – 44歲佔16%,少年至中年期的死亡個案中,自殺是首要的死因。然而,值得注意的是精神病是可以治療和有機會康復的,只要家人、朋友或病患者能及早發現,令病者盡快求診。越早開始治療,病者對藥物的療效會有較好的反應,也康復得更好更快,青少年可以漸漸恢復學習能力、或投入社會工作,有些甚至可以組織家庭。(請參考Early Psychosis Intervention網頁)

    青少年成長要面對很多的挑戰,對於身體精神有病患的青少年更不容易。我深切盼望從政者能仔細研究這些數據,以致在這方面有更深入的認識,能把資源投放在精神治療與預防,例如:增加心理精神健康的醫療設施,培訓更多精神科醫生、醫護人員和各類治療師,加強學校輔導員及教師在精神健康上的知識,也在這方面教導學童對心理衛生有正確的觀念。政府應該做的是全面防止自殺,而不是為思想未成熟的青少年或兒童、情緒不穩定的精神病患者及有自殺傾向的人提供醫療協助自殺服務。

    行動呼籲:盡快參與網上民意諮詢,截止日期是1月27日(星期一)西岸時間午夜前。另外可參考Euthanasia Prevention Coaltion的指引 http://alexschadenberg.blogspot.com/2020/01/guide-to-answering-canadian-maid.html

  • 學童因性別混亂教育情緒不安
    家長投訴人權委員會要求索償

    2018年初,渥太華Ottawa-Carleton校區一名教師教導一年級學童,說有些人不是男孩、也不是女孩,如果這人不喜歡自己是「他」或是「她」,這個人可能沒有性別。在課堂上這名教師用了一個稱為“He, She, and They?!? — Gender: Queer Kid Stuff #2”的視頻,這視頻告訴學生若要知道那人是男、是女、或非男非女,只須問一下這人的代名詞就可以知道。有一次這教師在白板上劃了一個性別頻譜,然後叫每個學童指出自己屬頻譜中那個位置,一名六歲女孩(此稱NB)指自己是頻譜中末端寫著「女孩」的那一點,教師隨即對班內的學童說:「沒有男孩和女孩這回事,女孩不是真的,男孩也不是真的。」跟著她就向這些學童討論性別頻譜和轉性的理念。這些教導引致從來沒有懷疑過自己性別的NB思想出現混亂和疑惑,她以為自己若不想有孩子,就可以去看醫生。同年三月中NB開始向父母提及教師在學校所教的這些事,並說:「不知道是否想長大後做媽媽,可不可以去見醫生?」她覺得自己是個女孩子可能須要見醫生看看應該怎麼辦。

    NB的母親因為女兒所受到的精神困擾決定去見這教師,教師說這是校局政策,因為社會正在改變,所以要教導這些新理念,即使一年級,學生中也有對自己是男孩、是女孩有疑問和掙扎的,所以必須討論「性別流動」,讓他們明白他們現在的經歷,否則他們會感到被疏遠隔離。這教師提意女童的母親去見校長,這母親向校長指出教導學童包容與尊重比教導性別流動更合宜,她又要求學校教導這類課題之前要先通知家長,但校長卻同意教師的做法,並說學校是得到校局專家的指導去處理性別流動的問題,更拒絕這母親的要求。另一方面,NB的母親也到家長委員會提出這事,家長們十分關注,在會議中校長不願談及此事,也對家長的關注不置可否。結果,這母親約見校區監督和教材監察主任,她提出同樣的要求,也同樣不被接納,她要求校方正面肯定女孩子的性別認同,這也亦被拒絕了。

    結果NB的父母決定為女兒轉校,NB因不須常對著一個說「女孩不是真」的老師感到興奮,但至於「男孩、女孩是真是假」這回事仍然不斷困擾著她,她對母親說:「這桌子是真的,風扇是真的,即使扇子用硬紙造成,也是真的。」言外之意,為什麼男孩子、女孩子不是真的?直至同年十月,NB母親要向心理輔導員求助,希望知道怎樣幫助女兒脫離心理的困惑。

    另一方面,NB的父母也採取了法律行動,他們代表女兒向安省人權訟裁處作出投訴,指渥太華Carleton校局、學校校長及該名教師在生理性別及性別認同上歧視,違反了安省人權法第一條

    首先,教師恃其職權公開否認女性身份認同和生理性別的存在,低貶一個女性在生理上和身份認同上的價值,對NB造成了歧視。校方和教師沒有先取得家長同意,擅自向NB說「NB是女孩」是個虛構的故事,這搖撼了NB對她個人身份觀念的基礎,亦違背了她生理上是女孩的事實。

    其次,校局和校長不但沒有矯正教師的錯誤及彌補教師在NB身上所造成的傷害,反而將在NB身上所遺留下來長遠的傷害加深。

    另外,按加拿大人權及自由憲章第七條,三方被告侵犯了NB的個人安全,作為一個公營機構,校局及其職員有責任以一個中立的態度提供教育,保持公正的原則,不歧視、不剝削個人身心健康。

    第四,NB堅決肯定自己是個女孩子,但被告則當眾指NB所屬的生理性別和她所認定的性別身份並不存在,構成NB心理上的傷害和不穩定,導致她焦慮、混亂,並使她在班裡的同學面前受辱。

    以上種種舉動侵犯了NB在憲章第15(1)條所賦與她在法律下不受性別歧視、獲得平等對待的權利。校局有責任按憲章的保障去平衡校局的政策,校局必須以不構成生理性別歧視的態度去教導性別認同。

    代表NB父母的法律團體是 Justice Centre for Constitutional Freedom(簡稱JCCF),他們要求安省人權訟裁處作出以下裁判:

    校局要確保課堂的教導不能低貶、否定或詆譭女性的生理性別及心理認同;校局要指定教師必須通知家長什麼時候會教導性別認同,或曾經何時已經教導了性別認同,並讓家長知道曾經使用或將要使用的教材;校局必須終止任何暗示男女性別並不存在、或是性別是流動的、或是性別在頻譜中存在的理論;最後控方要以五千元賠償因歧視NB對她的尊嚴、感受、自尊所造成的傷害。

    文章取材自 Justice Centre for Constitutional Freed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