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法官Bowden:勸阻女兒轉性屬家庭暴力

    2月27日卑詩高等法院裁判,案中14歲女童毋須家長同意可接受男性激素注射,(女童在法庭判辭上稱為AB),並且倘若父母任何一方以女性代名詞、或以她的出生時所改的名字稱呼她、或有任何說服AB不接受轉性程序的試圖,都屬於家庭暴力。本欄在2019年3月19日的文章中提及,女童因父母異離陷入精神抑鬱狀態,又因她單戀男教師,校方把她與男教師隔離,結果釀成情緒低落而試圖自殺。然而,心理醫生Wallace Wong卻把女童轉介兒童醫院轉性部門,說AB是個好人選,首次見面中醫院駐診轉性醫生Dr. Brenden Hursh就打算為女童注射男性激素。Dr. Wallace Wong更向AB和她的父母保證,AB一接受這些轉性「治療」,她所有的精神健康問題,包括精神抑鬱、自殺傾向、自殘的意念和行為等都會自動消失。

    另外值得留意的,是法官Gregory Bowden判定AB毋須父母同意,個人可以申請更改出生證書上的性別。問題是卑詩省政府於2014年4月29日通過17號法案,此法案修改Vital Statistics Acts的Sec27(2)d.,容許省民修改出生證明書上的性別,但是未成年兒童若要更改出生證書的性別,則必須得到所有有監護權的父母及該兒童所有監護人的同意方可,條款原文是”in the case of a minor, the consent of all parents having guardianship and all other guardians of the minor.”

    Dr. Wallace Wong

    至於把14歲女孩AB轉介兒童醫院轉性的心理醫生Wallace Wong,有人發現他在執業的操守上出了不少問題。2月28日Dr. Wong在溫哥華公立圖書館舉行了一個講座,文化衛士(Culture Guard) 派義工在現場錄音,Dr. Wong告訴家長:「若要確保孩子被轉性服務計劃 (Gender Clinic Program) 接收的話,要出一個噱頭——自殺,每一次都把它拉出來,這樣你想要的他們就會給你了。」(“So what you need is, you know what? Pull a stunt. Suicide, every time, they will give you what you need,” )他說他們在轉性診所的孩子,單是在兒童廳屬下的已超過500個,連同他自己私人執業的,他見的孩子超過一千,最年幼的是二歲九個月大。他又說:「過往十年這些性別個案增加了125%。」

    4月5日上述個案的父親向卑詩心理學會投訴Dr. Wallace Wong,指學校把他的女兒介紹給Dr. Wong,Dr. Wong判她患了性別焦慮症,並勸服女童,使她相信發育抑壓劑再加上男性激素,會有臨床療效。這父親指Dr. Wong聯同兒童醫院轉性部的醫療人員向他女兒施加不恰當的壓力,要她簽署治療同意書,Dr. Wong並沒有清楚向他女兒說明轉性會導致男女孩極度高危的自殺傾向和精神抑鬱,也沒有告訴她80%-98%要求轉性而不被接納的兒童在成長過程中這些性別焦慮的情況會漸漸消失。

    此案例關係重大,不但影響心意未成熟的學童、剝奪父母教養指導子女的權益、破壞隔離親子關係,更影響所有加拿大人的言論自由及良心自由,有人一聲令下,人人都要跟著指鹿為馬。愛是恆久忍耐,愛是永不止息,案中父親並沒有因著這些打擊而放棄自己的女兒,他也明白這個案例正影響著現在和未來千千萬萬的孩子和他們的家庭,因此他決定申請上訴。

     

  • 王州迪致自由黨黨團信節錄

    前自由黨司法部長王州迪(Jody Wilson Raybould)週二晚被總理杜魯多在黨團會議上宣佈逐出黨團,並撤消自由黨候選人資格。昨天她向黨團出的中,有可圈可點之處,節錄如下:

     

    “I am angry, hurt and frustrated because I feel and believe I was upholding the values that we all committed to.”「我憤怒、傷心和受挫,因為我感到及相信我過往是維護著我們當中每一個都承諾堅守的價值觀。」

    “If indeed our caucus is to be a microcosm of the country it is about whether we are a caucus of inclusion or exclusion; of dialogue and searching for understanding or shutting out challenging views and perspectives; and ultimately of the old ways of doing business, or new ones that look to the future.” 「倘若黨團真的是國家的縮影,那它就是反映出我們的黨團究竟是包容,還是排擠;是以對話謀求了解,還是扼剎質疑挑戰的意見和觀點;是始終追隨因循的做事方法,還是以革新的方法展望未來。」

    “Growing up as an Indigenous person in this country, I learned long ago the lesson that people believing what they wish about you does not, and cannot ever, make it the truth — rather than letting authority be the truth, let the truth be the authority,” 「身為本國原住民,在成長過程中我很早就學會了一個功課,就是人們對你所寄望的,不會、也永不能把它變成真理。反之,與其視權威為真理,應該視真理為權威!」
     

    Jody Wilson Raybould 最終看穿自由黨裝煌華麗理念背後的虛假了。

    Image result for Justin Trudeau removes Jody

    Read the letter Jody Wilson-Raybould sent Liberal MPs as they considered whether to remove her from cauc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