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省選過後自由黨當痛定思痛

    卑詩自由黨在2014年和2016年,兩年間兩度靜悄悄地火速通過兩條違反邏輯、違反科學、違反常理的法案。BCLegislative Assembly

    2014年卑詩自由黨律政司長蘇安彤(Suzanne Anton)推出17號法案,容許人只要取得醫生簽證,就可以隨個人感受更改出生證明書的性別。此法案在4月29日以70對4票通過,投反對票的四名省自由黨議員是Chilliwack-HopeLaurie Throness 、 Maple Ridge-MissionMarc DaltonSurrey-PanoramaMarvin Hunt 及Abbotsford-MissionSimon Gibson。而這法案推出和通過的時候,正藉溫哥華家長們不眠不休地對抗溫哥華校局硬把跨性政策加諸所有學童身上的時候,這也是家長們不暇理會,無力反抗的時候!

    2016年7月25日,省自由黨律政廳長蘇安彤(Suzanne Anton)推出27號法案,法案把Gender Identity(性別認同) 和 Gender Expression(Suzanne Aton性別表達)加入卑詩人權法,在同一日之內,一讀、二讀、交議會委員會、再三讀,就通過了。這也正藉暑期,許多家長都帶同子女外出旅遊或回國探親,看來這是一個可以避開眾人耳目的時候。在沒有公眾諮詢、沒有給與時間詳盡討論、在議會委員會中沒有聽取正反雙方的意見和理性的辯論、沒有任何修改、事前亦罕有媒體報導的情況下,這兩個沒有法律定義、全憑個人感受與經歷的名詞,就被寫進了卑詩省的人權法裡。這法案的通過沒有一票反對,沒有投票記錄,只有兩位卑詩自由黨的省議員Laurie Throness 和 Marvin Hunt 獨排眾議,直指27法案問題所在,但卻棄權投票。

    編者在省選前約見蘇安彤,那是4月10 日,省議會尚未解散。本人指出對17號法案和27號法案通過的關注。

    關於容許更改出生證上男女性別的17號法案,本人指出:

    • 科學上沒有任何理據,去支持男人可以生在女人身、或女人可以生在男人身的理論。這是一份個人內在的感受和經歷,屬於心理、不是生理狀況的問題,法律不應該訂立在個人的感受和經歷上。
    • 這法例會形成執法困難、社會混亂。對於警務人員、海關官員、或法庭等,一個男人只要出示性別上更改了的出生證明書,在法律上就是個女人,這人在生理上、甚至外表上毋須是個女人,這會造成許多混亂。

    至於將「性別認同」及「性別表達」加進卑詩人權法的27號法案,我指出三點:

    • 把「性別認同」及「性別表達」硬加入人權法,而這兩個名詞在法律上卻沒有定義註釋。「性別認同」在安省人權委員會的網頁註解是:「性別認同是每個人對性別的內在及個人經歷,那可以是女人、男人、同時亦男亦女、有時非男非女、有時在性別頻譜中的任何地帶,而一個人的性別可以和出生時一樣,又或者不同。」這個定義若列明法案中,在省議會辯論過程中會受到一定挑戰,可能因為如此,就沒有包括在法案的文字之內。
    • 這法案是卑詩自由黨政府要強制所有奉公守法的國民,去遵守一條憑個人感受經歷所寫成的法律,否則就會被傳召出庭、被調查、被控起訴、罰款或坐牢。如此法案竟然可以通過,成為卑詩省的法律,委實令人十分困擾。
    • 這法例危害婦女和孩童的人身及心理安全。卑詩自由黨政府的責任是立法保護婦孺,但此法案卻剛好相反,是剝奪婦女孩童的人身私隱安全權利,是一條極為危險的法律。(請閱文下給蘇安彤陳辭附頁,)

    本人與律政司長蘇安彤會面時,她面有難色,並表示顯然不願意有一個男人在她身旁淋浴。她說因為有許多這樣的人來述說他們的故事,要求通過這法案,而本人則是第一個、也是唯一向她提出對法案關注、並提供資料的人。本人表明關注之後,再陳明要求,要求很簡單,也很合理。因為當時省選在即,本人並不要求即時推翻法案,只要求在省自由黨競選政網中,承諾保護婦女和兒童人身私隱及安全,在人權法中加上一項保護條例,禁止生理上是男性的人進入婦女收容所、婦女懲教處、女公共浴室、女更衣室、和女廁,並授權有關職員執行,相反之性別亦然。但蘇安彤不願作出承諾,說政綱內容是由省長簡惠芝決定。

    這兩條違反邏輯、違反科學、違反常理的法案,在省民不知不覺間火速通過,不禁令人要問:究竟省議會內發生了什麼事?當日的省自由黨政府內發生了什麼事?

    Christy ClarkCulture Guard總裁Kari Simpson透露,2016年7月25日那一天,維多利亞省議會擁進百多名推動性向性別多元化的活躍份子,也就是在那一日之內,Gender Identity(性別認同) 和 Gender Expression(性別表達)加入了卑詩人權法。然而,百密必有一疏,這一天在旁聽席上有省民目賭一切,按Culture Guard 5月4日的報導,省自由黨收取了金錢利益,樂意和省新民主黨合伙出賣了家長和一向支持它的選民。Richard Lee

    這法案的通過,修改了人權法,成為逼使所有校區在校規或政策中加入性別認同及性別表達的殺手鐧,教育廳長貝尼(Mike Bernier)去年九月頒下命令,公校、私校、教會學校一律必須依法遵行,這也造成更衣室及廁所使用的混亂,令家長們十分擔憂。這個被出賣的感覺,令不少家長在省選中堅決表明不投卑詩自由黨。

    5月9日省選結果,至目前為止卑詩自由黨只贏得87個席位中的 43 席,因為候選人所得票數接近,Courtenay-Comox 和 Vancouver False-Creek選區會重新點票,如果點票結果無變,卑詩自由黨僅可組成少數政府,而且在好幾個選區中,卑詩自由黨都是以百票之差而險勝的。另外,曾四度連任的副議長李燦明落選了,律政廳長蘇安彤也和多名內閣部長及省務秘書一同落敗,其中包括曾任教育廳長的Peter Fassbender。從2001年起,曾連組四屆政府的卑詩自由黨在社會政策和道德操守上不斷妥協因循,一般而言,少數政府只得年半的壽命,在這年半之內,卑詩自由黨能否再度挽回選民的信任?省自由黨此時此刻,當痛定思痛,卑詩省民必然擦亮眼睛,拭目以待。

    Presentation to Suzann Anton 170410

    Culture Guard Media Release : Sex Activists in bed with BC Liberals?

     

  • 新民主黨擬取消私校經費

    Patti Bacchus近年來不少家長把子女送進私校或獨立學校就讀,原因是對公立教育質素的不滿,特別是性向性別多元化的活躍群體,藉公校教育向學童灌輸性向性別多元化的理念。因此,不少家長寧願節衣縮食,都要把子女送進私校,希望可以讓他們專心求學,避過子女要在公校內接受性向性別多元化的強迫洗腦。

    然而,這些性向性別多元化的活躍群體,並不會因此放過這些溜往私校或獨立學校的學童,他們正藉此省選良機,鍥而不捨地向新民主黨黨領賀謹施壓,目的是要取消私立或獨立學校所有的教育經費。其中前溫哥華校局主席白蓓蒂(Patti Bacchus)就是這主張的大力推動者,她承認私校正在增多,公校卻是逐一關閉,但她卻並沒反省為何有這現象,相反地,把責任歸咎於私校和獨立學校,說它們取了政府的公共教育經費,而事實上,目前卑詩省350所獨立學校的超過80,000學童,大部John Horgan份所得的教育經費只是公校學童的35-50%。

    新民主黨黨領暗示,政府要重新考慮教育經費的分配,這個極端的政治舉動正在新民主黨內外強力施壓,一但成功,私校或獨立學校的家長能否負擔子女昂貴的教育支出?會否因為經濟擔子太重而逼得把子女再次送回公校?另外,在考慮把子女送進私校或獨立學校的家長,會否因為難以負擔的教育支出,而逼得無路可走?如此種種,都是選民投票前要慎重思考的一個重要議題。

     

  • 潘棟當選 任重道遠

    列治文北中區獨立候選人潘棟(Dong Pan)是本屆卑詩省選的 87 個選區 371 個候選人中,唯一清楚表明反對向學童灌輸性別理念的候選人。

    Gender Identity(性別認同) 和 Gender Expression(性別表達)是近幾年的一個新創理念,沒有法律上的確實定義,只可以在安省人權委員會的網頁上找到。它的註解是:「性別認同是每個人對性別的內在及個人經歷,那可以是女人、男人、同時亦男亦女、有時非男非女、有時在性別頻譜中的任何地帶,而一個人的性別可以和出生時一樣,又或者不同。」就是因為有些人憑感覺而創新的理論,造出了一系列的新名詞,省新民主黨議員Spencer Chandra Herbert是推動者之一 ,他多年來不停地推出同一法案,加上遊說團體永無休止的遊說,結果在去年7月25日自由黨政府軟化了,在省民全不知情下,以迅雷不及掩耳的手法,通過一讀、二讀、三讀,在一日之內,把個人的內在感受與經歷,靜悄悄地寫進卑詩省的人權法,用法律強逼所有省民都要認同這個人內在經歷,不得有異。

    同年九月,省教育廳長貝尼下令所有校局,包括私立學校和宗教學校都要制定跨性政策,利用政策逼使師生、員工、家長都要接受這個性別多元化的個人內在經歷,否則會被冠以歧視的罪名,並要受處分、悔過、學習。就是文字用詞都要按這些個人內在的經歷,重新制定,在言談表達間,要學會使用,並互相監察,以一致行動。

    .

    身為列治文校區家長的潘棟認為,卑詩省學校法第76條訂明禁止學校向學生灌輸信念和教條。性別多元化是屬於個人信念,這些個人內在經歷如宗教一樣,是不能向學生灌輸的。潘棟承諾,他若當選為省議員,他會捍衛言論自由,也捍衛憲法下的信念自由,並會保護學生或相信或不相信那宣稱存在幾十種性別的理論的權利。

    在這個被政治正確的幽靈籠罩著的氣氛下,列治文北區候選人中,有一個合乎常理的聲音突圍而出,為整個選區帶來一股清新的氣流,選民正是引頸以待,紛紛被吸引主動加入他的團隊作助選義工,這都是因為卑詩省在合情合理的路上走得太偏離了。獨立候選人潘棟看來是眾望所歸,他倘若一朝當選,前路必任重道遠!

  • 卑詩各政黨及候選人兩大政策立場的比較

    性別自決政策

    BC 自由黨(BC Liberal)

    BC 新民主黨(BC NDP)

    BC綠黨(BC Green Party)

    • 對此法案Bill27投支持票

     

    大麻政策

    BC 自由黨(Liberal Party)

    BC 新民主黨(NDP Party)

    BC綠黨(Green Party)

    • 政綱和新民主黨相約,具極端環保及動物權益意識,走新紀元路向。
    • 2005年大麻大亨Marc Emery 的妻子Jodie Emery 以大麻黨候選人競逐省選,2008年再參與補選;在2009年及2013年轉入卑詩綠黨參與省選,以便更有力推動大麻合法化及普及化,得票11.39%。
    • 在BC 政黨中,綠黨是第一個大力支持大麻合法化的政黨,可說是個匿名的大麻黨。(http://www.straight.com/news/372931/green-party-bc-would-legalize-and-tax-marijuana

     

    列治文北中區獨立(Independent)候選人潘棟(Dong Pang) 反對大麻合法化,亦反對性別自選法案

    BC 保守黨(BC Conervative Party) 列治文Queensborough 候選人Kay Hale 社會政策上比較保守,不支持男女同廁。

    以上資料只供參考,並未必囊括所有社會政策保守的候選人。選舉投票純屬個人抉擇,希望選民深思,為整個卑詩省未來的道德走向,人人投上明智盡責的一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