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categorized

列治文校局修改師生守則
諮詢必須公正透明

Richmond Board of Education列治文教育局年初發出師生行為守則修訂初稿,在會議中決定會公開內容,並於4月18日前搜集公眾意見。各華文媒體為此一直跟進報導,並訪問家長意見,但奇怪的是從校局來的聲音似乎不多,而華裔校委的發表又給人一種欲言又止,欲語還休的感覺。幸得星島日報記者一雙鷹眼,查根究底,直追源頭,2月8日新聞見報後才知道原來事有蹊蹺。

 

學委是民選而出,職責是代表選民,聆聽家長,服務學童。而列市教育局過往制定的政策中,均確認家長在子女教育上參與的重要性,和校局Alice Wong Trustee與家長的夥伴關係,為何最近校局向學委發出封口令,又發言前必須經過審閱查核?既然行為守則已經向公眾公開了,為何華人校委藉華人媒體向居住眾多的列治民華人溝通時,仍有諸多限制,諸多不便,還要向傳訊經理諸多請示呢?

 

對於Jonathan Ho列治文教育局所提出的行為守則修改,本會甚為關注。修改把不准攜帶武器、危險物品、酒精、非法毒品等字句刪除,卻在「尊重個人、社會衛生及安全」一項,加入「向師生提資料,教導學童認識非法和違禁毒品,及在校園內的使用安全」。另外,提到廁所和更衣室,修改初稿表示支持所有使用者要安全、受尊重、有私隱。學童需要使用廁所、更衣室時,最重要是安全和私隱得到保護,這和尊重與否沒有什麼關係。然而,條文沒有寫明校局如何令所有學童的安全和私隱得著保護,如何介定男女按生理性別分廁和分開更衣室使用,以維護校園紀律。修改初稿用辭十分含糊詭秘,令人摸不著頭腦,更令家長們的擔憂。還有,守規中指出師生要用「合適的、尊重的、包含性的言語」來加強溝通,而不合適的言語則會受到舉報和紀律處分,處分包括要家長和學校配合,令學童學習和改造。這令人想到多倫多大學教授Jordon Peterson因為拒絕用三十多種的代名詞來稱呼學生,而被同性戀人士舉報說他不尊重,大學也向他兩度發出警告信。這是不是就是列治文師生守則中所指的包含性、尊重性的合適言語呢?還有一點令人困擾的,就是守則規定,師生要在學校指定的框架內「一起學習、一起工作」,這樣,如果教員或學生拒絕參與一些和個人信念相違的活動,又會否受到舉報和處分?他們會否被強迫學習改過呢?

 

從用封口令來限制校委個人發言權,至用師生守則來規限學童必須說什麼話、參與什麼活動,看來列治文校區自由安全的學習環境,似乎被一種不可言喻的侷促氣氛所籠罩。設立師生行為守則目的是維持學校的紀律和安全,讓學童在沒攪擾的情況下無憂無慮地學習,但列治文教育局是否正在相反的方向走?相信他們要向公眾作個清楚的交待。

註:詳情請閱「資訊要聞文字頁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ree × 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