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溫市校局解散的背後

    vsb fired2016-10-18

    溫哥華校局的左派權力鬥爭已延續了許多年,昨日省政府的行動總算是當機立斷,大刀闊斧地終結那沒完沒了以「為家長、為學童」作口號的政治爭鬥戰。省教育廳長貝尼爾(Mike Bernier)解散校局號令一出,溫哥華的偉景市長羅品信、省新民主黨黨領賀謹(John Hogan)、卑詩教師聯會、溫哥華中學教師協會及卑詩勞工聯會等,立刻聯合同一陣線、同一口徑,齊齊向省教育廳長發砲,指省政府把教育作為黨派工具,但這是魚目混珠的說法。

    按法例,卑詩省六十個教區的經費是由省政府照學生人數撥款,財政營運則由個別校局負責,法律規定每年六月底前校局必須通過來年的平衡財政預算,並呈交省政府。歷史上至少有三個校局曾因交不出平衡財政預算而被解散,它們是2012年的Cowichan Valley 校局,1996年的北溫校局,1985年的溫哥華校局,其中值得注意的是1996年解散北溫校局的是新民主黨的簡嘉年政府。既然法律有明文規定,每一個政府—無論是自由黨、社信黨、新民主黨—都應依法執行,這和黨派及民主選舉扯不上關係。

    相反,省自由黨政府把這個行動拖延至今才遲遲執行,相信有很多政治考慮。因為明年五月省選,若自由黨稍一處理不慎,影響民意,結果會對大選不利,而這一點親新民主黨的偉景校委看在眼裡,就握著這個大籌碼不放,不停指控省政府削減教育經費,期望動搖家長選民對自由黨政府的支持,省選越近,校局內政治鬥爭的氣氛越熾熱。

    10月17日無黨派協會的網頁公開了一份聲明,四名無黨派的學務委員催促教育廳長立刻採取行動,結束整個校局的癱瘓狀態,並公開特派專員的調查報告。他們指教育廳長的調查指令多次延期,而某些校委的拖延手法和對校局高層職員工作的公開批評,已令校局會議及籌劃議會成為毒害精神健康、令人無法忍受的地方。(http://npavancouver.ca/npa-school-trustees-call-on-minister-of-education-to-end-the-dysfunction-at-the-vsb/)在校局解散前六名高級職員無限期請病假的問題,及兩名督學向教育廳長提出有關校局對高層教育工作者欺凌和滋擾的投訴,背後內容在這聲明中逐漸曝光。溫哥華校局竟變成左傾權力鬥爭的戰場,學童的需要卻被置諸不理。

    剛被解僱的前校委主席林百達(Mike Lombardi)接受傳媒採訪時多次表示,他是溫哥華選民選出來作領導的,政府解僱民選校委是「可怒的政治決定」。可是林百達忘記了民選代表是公僕,他也必須和其他選民一樣遵守法律,更何況是一個服務學童和家長的校委?林百達的一副驕橫跟兩年前沒有兩樣,2014年以偉景操控大多數的溫哥華校局要硬推「男女混廁,性別自選」的跨性政策,引來眾多家長的憂慮,紛紛要求在公聽會中發言,當時的主席白蓓蒂(Patti Bacchus)一面向傳媒表示會聆聽所有家長的聲音才作出決定,但另外一面又向別的傳媒表示政策必須通過,沒有辯論公聽會場內3_edited的餘地。5月29日是第三場公聽會,除了被安排發言的三十人以外,在場還有百多家輪候發言,當晚九時過後,仍然有大批家長留下來等候發言的機會,那時有人提出應該休會,讓家長回家照顧子女,校局可以另定日子給所有輪候的家長都有發言的機會,但校委充耳不聞,直至十一時過後有家長倒下,當場一片混亂,有人怒斥林百達為何如此對待家長,他冷漠地回答說:「沒人要他們留下來,他們大可以回家,我不需要你的選票,我有七萬票,夠了!」驕橫的林百達目中只有選票,「為家長、為學童」則是拿來鞏固他權力的政治口號。

    今日,六名校局高級行政人員向教育廳投訴校局欺凌,說他們在一個毒害日益嚴重的環境中工作,令他們惶恐和缺乏安全感,教育廳收到投訴後立刻遞交工作安全局作深入調查。但當年,家長飽受偉景校委的欺凌,滿肚委屈,又擔心孩子們在「男女混廁、性別自選」的政策推行後,會在一個毒害嚴重的環境中學習,令孩子們惶恐和缺乏安全感,然而他們的聲音,校委不聽,督學不理,教育廳長也不聞不問。結果那個夏天,不少家長要在生活上作出重大調整:有些收拾行裝,帶著子女回國就讀;有些要節衣縮食,急忙為子女報讀私校。督學們為了自己的身心安全可以用無限期的病假來解決,教育廳長和工作安全局又立刻為他們作出行動,但至於溫哥華學童的身心安全,聲稱為學童牟福利的教育界官員們,你們為他們做了些什麼?

    在加拿大,中小學免費教育是每一名學齡兒童的應有權利,他們的教育經費是由每一名納稅人支付的,省教育廳按校區的註冊學童人數撥款,六十個教育局的責任是謹慎營運,如今溫哥華學童就讀公校人數遞減,除反映出財政管理有問題外,也必須檢討學校政策和教育質素是否成為大量就讀人數流失的原因,倘若學校能確保健康的學習環境和風氣,又提高教育質素,相信不少家長都會樂意把子女重新送回公校就讀,校局的財政問題就不會再捉襟見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