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溫校委動議大麻店離學校五百米

    一月廿五日(星期一)無黨派(NPA)校委鮑輝祥(Fraser Ballantyne)在校局會議中提出動議,要求校局主席代表溫哥華校局寫信給市長羅品信及市政府,把藥用大麻零售店由原定離開學校300米的距離增加至500米,以減低藥用大麻零售生意對青少年的負面影響。據星島報導,鮑輝祥收到由一間位於京士威大道(Kingsway)走廊的商店負責人所寄來的信件,對方指出,對於有藥用大麻店準備在一間廣受歡迎的武術館附近開設,感到憂慮。

    一位當晚出席旁聽的家長說,鮑輝祥表示收到二百封信,都對鄰近開設大麻店十分關注。此動議未獲投票通過,但以五對四票決定把此事交回第一委員會,聆聽各有關方面人士(固然包括家長)的意見。

    原來在2015年4月溫哥華校局已開始關注討論大麻店的問題,六月間校委Stacy Robertson曾與市政府開會提出數項有關建議,包括大麻店要距離學校500米、不能在此500米範圍內派大麻宣傳單張或貼宣傳海報、關閉市內所有沒執照的大麻店、及禁止大麻店售賣大麻餅食等。

    鮑輝祥的動議是鑑於十一個理由,編者現提出其中值得讀者留意的幾點:vancouver-pot-shop

    一、現有加拿大藥物及毒品管制法是禁止藏有、販賣、大麻出入口及種植大麻,經聯邦政府法例核准者除外。

    二、為符合法庭判決,加拿大聯邦政府於2013年推出藥用大麻管制條例,規定加拿大人以醫療的理由,可按合理程度從合法來源取得乾製大麻。

    三、無論是加拿大政府的藥用大麻管制條例或是加拿大衛生部的任何條例,均無授權核許領有執照的大麻種植商可在零售店供應藥用大麻。

    四、根據溫市政府修改的分區規劃附例,有11個藥用大麻生意已有資格進入發牌審批程序,另外30個申請符合分區規劃,(大麻店彼此間最低距離的標準除外)。其中有些很快將會辦理許可證和營業執照的事宜。

    五、溫哥華市政府的藥用大麻生意修改附例,並沒有顧及青少年下課後在他們社區中的活動,例如音樂、戲劇、美術、語言學習及各樣體育和康樂活動,包括武術學校等,這些都在學童所屬學校的鄰近範圍內的不同中心及校舍進行。

    六、溫哥華市政府發展准許證的複核程序,是包括提供公眾正式參與諮詢的機會。

    醫學研究報告指出,大麻傷害學童腦部發育,長期食用大麻會令青少年引發心臟病甚至死亡,十七歲前開始每日吸食大麻的青少年,他們的自殺率高出七倍,長期吸食大麻會引發癌症和精神分裂症。美國科羅拉多州大麻合法化後,教育界專業人士指出,學童吸食大麻人數增加,學業成績下降,上課精神不集中、情緒散漫,吸食大麻正常化在學童中蔚成風氣。(請按本頁上圖,打開「大麻合法化摧殘加國的未來」。)

    溫市政府在違反聯邦法例下,批准大麻商非法經營大麻,是不能接受的做法,校委鮑輝祥動議把大麻店離學校300米的距離改為500米,至少在某程度下可以舒緩大麻事業向青少年進攻的危機。正如溫哥華校局在其網頁上聲明:「九個民選校委的職責,是確保校局為所有溫哥華學童做到最好,他們要努力為每一名學童謀取褔利——因為我們的學童就是未來的國民和領袖。」相信家長們都感激校委所付出的幸勞,校局亦承認這是一個複雜問題,當局必須解決。然而,某些校委對此動議所提出的言論,卻令人十分困擾,例如:

    偉景(Vision)校委白蓓蒂(Patti Bacchus)反對此動議,據一名出席校局會議的家長說,Patti Bacchus反對的理由是:「沒有研究證明500米距離和300米距離有什麼分別。」500米距離比300米多67%,當然有分別!毒品的誘惑離學童越遠越好,破壞性也會相對減少,這樣簡單的道理還須要進行什麼科學研究,白蓓蒂才會願意為學童做點好事呢?

    另一方面,當星島日報記者訪問溫市議員鄭文宇時,他則表示:「在聯邦政府日後為藥用大麻店制定相關政策之前,溫市議會暫時不會作出修改。」我們不禁要問,倘若聯邦政府未有制定相關政策前,溫市議會暫不會作出增加大麻店和學校距離的修改,那為什麼在聯邦法例至今藏有、種植、販賣、出入口大麻仍屬違法的情形下,溫市政府卻急不及待地違抗聯邦法例,向非法大麻商發牌營業呢?十分明顯,這個所謂「藥用大麻事業」的問題,已經超乎理性和邏輯,而變得極其政治化了。

    無論政客們怎樣玩弄政治,正如校局聲明,「我們的學童就是未來的國民和領袖」,為了孩子們的安危、健康、學業和前途,家長們不能袖手旁觀。本會鼓勵家長聯名或個別寫信給校局,表達意見,內容長短並不重要,兩三句表明你是否支持Fraser Ballantyne的動議,把大麻店和學校的距離由300米擴至500米也可。校委電郵地址如下:

    janet.fraser@vsb.bc.ca; fraser.ballantyne@vsb.bc.ca ; christopher.richardson@vsb.bc.ca; stacy.robertson@vsb.bc.ca; penny.noble@vsb.bc.ca; joy.alexander@vsb.bc.ca; patti.bacchus@vsb.bc.ca; mike.lombardi@vsb.bc.ca; allan.wong@vsb.bc.ca

     


     

     

     

  • 小杜政府撤銷父母體罰權

    刑事法第43條並非鼓勵教師、家長或監護人體罰兒童,也並非說體罰是管教兒童最好或唯一的方法;刑事法43條是保障教師、家長或監護人若在某些情況下為矯正兒童的行為,用合理力度進行體罰,不會受到刑事起訴而入獄。此43條在2004年已被加拿大高等法院所肯定,裁決容許家長為管教子女可作出有限度不傷害兒童的體罰,非屬違憲,也不構成虐兒罪行,但小杜魯多自由黨政府表示要撤銷這保障家長、監護人或教師體罰權的第43條。

    自從1979年瑞典撤銷父母體罰權後,家長被判「虐兒」案的數字驚人遞增,七歲以下的「虐兒」案增加了489%,七歲至十四歲的「虐兒」案增加了 519%,更可怕的是家長被刑事調查的個案中,有46-60%個案的兒童被政府帶走,1981年被政府帶走的兒童共二萬二千名。以2010年發生在 Karlstad的個案,一對父母被控體罰子女而判監九個月,並要向他們其中三名子女賠償相當於一萬一千元加幣的罰款,即使法庭承認這對夫婦關心和疼愛子女,他們的四名子女最終仍要被政府帶走。

    撤消刑事法第43條後果嚴重,請閱溫哥華太陽報的社評:http://www.vancouversun.com/life/Opinion+Time+place+spanking/11049750/story.html

    歐洲國家取消此保障條例為社會帶來禍害,令體罰兒童的父母或監管人有可能被控入獄,子女被政府帶走。在加拿大,寄養兒童滿18或19歲後要獨立生活,他們將會面對很多危機和困境(閱Foster Care in Canada)。有例可援,前車可鑑,關心此事的社會人士及家長,可電郵司法部長,表達意見。

    Justice Minister Hon. Jody Wilson-Raybould,  Jody.Wilson-Raybould@parl.gc.ca

    c.c. Justice Critic Hon. Rob Nicholson rob.nicholson@parl.gc.ca

    c.c. Prime Minister Rt. Hon Justin Trudeau justin.trudeau@parl.gc.ca

    c.c. Opposition Leader Hon Rona Ambrose rona.ambrose@parl.gc.ca

    c.c. Your MP (請上網 ,輸入你的郵政號碼查出你國會議員的姓名及電郵地址。)

    另外,家長要和子女保持良好親子關係,注重家庭教育,恩威並重,贏得子女敬愛,避免在怒氣中管教子女,要按子女能理解和接受的程度,讓子女認識政府的「保護兒童政策」,及兒童被政府帶走所帶來的後果,多參與社區中提供的講習課程,以學習、改善及得到支援輔導等。

    新時代電視報道
    2016-0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