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疫情再起經濟低迷
    省長突然宣佈省選

    Woman putting vote-by-mail package into mailbox在卑詩省新冠疫情轉壞及經濟低迷之際,省長賀謹在星期一突然宣佈省選,選舉日期為10月24日。這是卑詩省歷史中首次在緊急狀態下的投票選舉,省民必須同心合力,以保更多有正確價值觀念的候選人當選。

    你的名字若還未登記在選民登記冊上,或有個人資料須要更改,請即上網登記,並同時索取郵寄選票,收到填妥後立即寄回https://eregister.electionsbc.gov.bc.ca/ovr/welcome.aspx#選舉局必須在1024日或之前收到你的郵寄選票,你的投票才算有效。選舉期間投票站仍會開啟,但郵寄投票可減低病毒在社區傳播機會。詳情請查閱卑詩選舉局網頁  https://elections.bc.ca/。

    請盡快通知親友、三年內移居本省的國民及選舉日滿18歲的青年,並協助耆英長者網上登記、索取選票及填寫寄回。

  • 卑詩新民主黨政府以高壓手段
    接管善終療養院進行醫療助殺

    Angelina Ireland 曾是三角洲善終協會(Delta Hospice Society)Irene Thomas Hospice舒緩善終療養院的病人,六年前她因癌症來到這裡,她許下諾言:若能戰勝癌魔,她願意盡所能回報三角洲善終協會,果然她真的好轉過來,於是實踐承諾留在理事會服務,並且去年被選為協會的主席。

    三角洲善終協會於1991年成立,註冊為非牟利機構,並登記為加拿大稅局認可的慈善組織,服務社區中病危者及其家屬,讓病者在療養院中舒適地渡過人生最後一程。十年前,協會籌募捐款在省政府公地建立的院舍落成,並和政府簽了35年租約,其後省政府屬下的菲沙衛生局亦要求和協會合作,一起經營療養院的服務。

    直至2016年聯邦自由黨政府通過醫療助殺合法化法案,省新民主黨政府即向三角洲善終協會施壓,要求療養院為入住病人提供醫療助殺,否則政府會終止資助,但因為這要求跟協會當初成立的宗旨背道而馳,協會于與拒絕。

    今年二月,省衛生部長Adrian Dix宣佈給與協會一年通知,不再和三角洲善終協會合作,取消省政府一百五十萬元的全部撥款,終止合約及租約,接管土地上的物業,這包括理事會籌款建立的院舍及傢俬、器材。

    另一方面,一個名為Dying with Dignity倡議「死得尊嚴」的全國組織在背後策動滲透,有310名支持死亡人士強行加入要成為會員,以更改會章提供助殺,但理事會因為這些人的動機和理念乃違反協會章程而拒絕他們加入,因此有三人向協會提出法律起訴,6月12日卑詩高等法院法官Shelley Fitzpatrick作出裁判,指任何人只要交出十元會費就可作為會員,理事會必須接納。同一時候,支持死亡活躍份子在臉書等社交媒體向協會、理事會及協會主席Angelina Ireland發出瘋狂攻勢,並策劃支持助殺人士入會,一個月前協會共收到800個這樣的入會申請。

    現在省政府、法庭及支持死亡活躍份子聯合起來,對付一個只收容十個病人的小小療養院,其問題除醫療助殺以外,另衍生出一個更嚴重的問題,這問題是關乎加拿大憲法中的結社自由(Freedom of Association)。加拿大是否再容許志同道合的人本著同一理念、同一宗旨和目標成立一個會社,制定一份會員必須同意遵守的憲章和會規,以監管履行會內的事務?卑詩高等法院這個判決正在全國開了一個十分危險的先例,是超越憲法,濫用司法權把加拿大人的結社自由奪去!為此三角洲善終協會決定上訴,聆訊日期定為10月7日。

    維護病弱者生存權利,維護加拿大人憲法自由,實際行動詳情請看視頻

     

  • 子女教育的另一選擇—在家教育
    Homeschooling

    新冠疫情仍存風險,會否九月送子女回校上課,是令很多家長感到煩惱的問題。以卑詩省為例,教育廳未能決定九月份開課日期,而學校亦沒有規定教職員及學童必須戴口罩,秋季開學是全面復課前的第二期,校內上課分為學習小組,小學每組60人,中學則120人,實質如何安排並沒有很清楚的說明。在各種原因下很多家長正考慮在家教育,親子情協會有見及此,8月8日在網上舉辦了在家教育講座,讓家長在這方面有更多認識,可以為子女的學習做一個決定。

    根據卑詩省學校法,家長必須為學齡子女註冊或登記入讀教育課程。以在家教育來說,家長可以選擇在省內任何一所學校註冊成登記,授課的地方可以是家中或其他地方。

    在家教育分為傳統在家教育(Traditional Homeschooling)和網上遠程教育(Online Distributed Learning) 兩種。

    傳統在家教育(Traditional Homeschooling)的家長要每年在9月30日之前向公校或獨立學校登記(Registration),學生是home learner,家長全權負責孩子的學業,不必達到教育廳標準,不必採用卑詩省教育廳的課程,但學生不會領到卑詩省的Dogwood畢業證書。

    網上遠程教育(Online Distributed Learning) 的家長要每年在9月30日之前向公校或獨立學校登記註冊入學 (Enrolment),學生是home-based student,就讀公校或獨立學校的網上遠程教育課程Distributed Learning (DL) Program。公校和獨立學校的DL課程是由學校提供合資格的老師督導評核學生的學業,以符合省教育廳所定的學習標準,家長可以從學校中取得教學資源和輔助。在家教育的家庭亦有一起活動,有支援小組,並可加入卑詩在家教育協會成為會員,以取得支援和協助。網上遠程教育畢業生可以考取省教育廳的BC Dogwood畢業證書。

    若要把孩子轉往在家教育或網上遠程教育,家長須要發信通知學校。

    附註:詳細資料請參考政府網頁,並以政府網頁為準。

    其他有關綱址:
    Homeschool.Today

    BC Home Education Association

  • 保守黨黨領競選
    全國舉足輕重

    這是一個全國觸目的選舉,因為選出的黨領大有可能成為下一屆加拿大總理。

    自從去年12月聯邦保守黨黨領熙爾宣佈辭退黨領一職後,保守黨黨領競選於今年1月正式展開,因為冠狀肺炎病毒蔓延,影響各種活動,加入成為黨員以取得投票權的截止日期延遲至5月15日,投票日更改為8月21日。

    至今沒宣佈有任何更改。

    這是一個很難得的機會,因為這機會給予一般加拿大居民一個很大的話事權:就是你可以用你手中的一票大有可能選出加拿大下屆的總理,而且投票是用郵寄選票方式,十分方便簡單,這資格門檻也不高,只要你是永久居民,14歲或以上,在5月15日前加入保守黨(https://donate.conservative.ca/membership/),就可以取得選票參與這次歷史性的投票,這民主參與機會失去了未必會再來。

    四名角逐黨領候選人一覽(以姓氏英文字母先後排名,點擊候選人姓名可看其政綱政):

    Leslyn Lewis

    律師,有兩個孩子的單親母親,擁有多個不同學位,包括法律博士學位,她沒有從政經驗。她表明不會參與同性戀遊行。她反對強迫墮胎及選擇性別墮胎,會終止以資金援助其他國家進行墮胎。

     

     

    Peter MacKay

    律師,已婚,育有兩名子女,於1997-2015年曾任諾華斯高沙省國會議員,現今在國會沒有議席。他表明倘若當選,他會支持不同性傾向及性別認同,並申請以黨領身份或個人身份參加6月28日的同性戀遊行,他支持墮胎。

     

     

    Erin O’Toole

    律師,已婚,育有兩名子女,是現任安省國會議員。他表明會參加同性戀遊行,只要穿制服的警隊也獲准參加。在2013年3月20日新民主黨同性戀國會議員Randall Garrison的私人跨性法案進行三讀投票時,大部份保守黨國會議員(137名)都投反對票,只有16名投贊成票,Erin O’Toole是投贊成票的一個,他支持墮胎,但容許國會議員良心投票,包括墮胎議題在內。

     

     

    Derek Sloan

    律師,已婚,育有三名子女,是現任安省國會議員。他保護生命和支持傳統家庭價值觀的立場清晰明朗,他是唯一表明要推翻跨性法案 Bill C-16的候選人,也是唯一願意贊助請願書要求政府出示 Gender-Based Analysis報告的國會議員,請看 True North 視頻。在他接受 National Telegraph的訪問中,表現出他明白 Bill C-16對整個社會的嚴重性,也了解推翻這法案要經過的途徑和步驟。Derek Sloan是 Christian Legal Fellowship成員,他支持西三一大學開辦法律學院,曾在加拿大高等法院的上訴案件中參與。

     

    你必須在5月15日前成為黨員,才能取得選票,有投票權郵寄選出以上一個有可能成為加拿大總理的候選人。

  • 青少年精神病患與醫療助殺

    加拿大聯邦政府於2016年6月通過醫療助殺法案C-14,英文為Medical Assistance In Dying,簡稱為MAID。接受醫療助殺的資格是必須滿18歲、有政府醫療保健計劃、能自作決定、其病情或傷殘狀況不會轉好或復原、並可合理預測病者是瀕臨自然死亡。此外,法案通過時留下條款,乃司法部長及衛生部長要展開獨立檢討覆核以下三項,以作出研究,報告要於法案獲皇家蓋印正式生效後第五年之始(即今年六月)交與國會兩院委員會覆核,由委員會再推薦國會。這三項是:(1)容許病人預先簽署助殺同意書、(2)為精神病患者施行醫療助殺、(3) 為成熟兒童施行醫療助殺。

    另一方面,魁省一名傷殘人士認為助殺法例過嚴,以違反人權的理由向法庭作出挑戰,去年九月魁省高等法院為此案作出裁決,以法例規定病人必須在「可合理預測正瀕臨自然死亡」(natural death has become reasonably foreseeable)才能接受醫療助殺屬於違憲,法庭給與政府六個月時間決定是否上訴。但總理杜魯多於1月13日宣佈決定接受法庭裁決,不會上訴,司法部長David Lametti亦表示會在六月前對醫療助殺法案作出更大的修改。聯邦政府對此進行網上民意諮詢,截止日期是1月27日(星期一)西岸時間午夜前。

    據CTV News報導,由2016年法案通過至2018年底,已有7,949人因醫療助殺死亡,現在政府又要考慮把成熟兒童和精神病患者加入有資格接受死亡的行列,到時加拿大會因此失去多少無辜枉死的生命將是難以估計。即使現在法例還未修改,已有質疑在醫療助殺下的枉死者,一名卑詩省智利域精神病患者Alan Nichols被兩名醫生注毒死亡就是一個令人心碎的例子。(CTV News有詳盡的報導

    根據加拿大心理衛生組織的數據,加拿大每年在五個人中就有一個經歷精神問題或病患,精神病一般發病期是在13 – 30 歲的青少年階段,而精神病者中很多都有自殺輕生的念頭,這病癥在患抑鬱症的人中最為普遍,自殺佔死亡個案的比例是:15 – 24歲佔24%、25 – 44歲佔16%,少年至中年期的死亡個案中,自殺是首要的死因。然而,值得注意的是精神病是可以治療和有機會康復的,只要家人、朋友或病患者能及早發現,令病者盡快求診。越早開始治療,病者對藥物的療效會有較好的反應,也康復得更好更快,青少年可以漸漸恢復學習能力、或投入社會工作,有些甚至可以組織家庭。(請參考Early Psychosis Intervention網頁)

    青少年成長要面對很多的挑戰,對於身體精神有病患的青少年更不容易。我深切盼望從政者能仔細研究這些數據,以致在這方面有更深入的認識,能把資源投放在精神治療與預防,例如:增加心理精神健康的醫療設施,培訓更多精神科醫生、醫護人員和各類治療師,加強學校輔導員及教師在精神健康上的知識,也在這方面教導學童對心理衛生有正確的觀念。政府應該做的是全面防止自殺,而不是為思想未成熟的青少年或兒童、情緒不穩定的精神病患者及有自殺傾向的人提供醫療協助自殺服務。

    行動呼籲:盡快參與網上民意諮詢,截止日期是1月27日(星期一)西岸時間午夜前。另外可參考Euthanasia Prevention Coaltion的指引 http://alexschadenberg.blogspot.com/2020/01/guide-to-answering-canadian-maid.html

  • 學童因性別混亂教育情緒不安
    家長投訴人權委員會要求索償

    2018年初,渥太華Ottawa-Carleton校區一名教師教導一年級學童,說有些人不是男孩、也不是女孩,如果這人不喜歡自己是「他」或是「她」,這個人可能沒有性別。在課堂上這名教師用了一個稱為“He, She, and They?!? — Gender: Queer Kid Stuff #2”的視頻,這視頻告訴學生若要知道那人是男、是女、或非男非女,只須問一下這人的代名詞就可以知道。有一次這教師在白板上劃了一個性別頻譜,然後叫每個學童指出自己屬頻譜中那個位置,一名六歲女孩(此稱NB)指自己是頻譜中末端寫著「女孩」的那一點,教師隨即對班內的學童說:「沒有男孩和女孩這回事,女孩不是真的,男孩也不是真的。」跟著她就向這些學童討論性別頻譜和轉性的理念。這些教導引致從來沒有懷疑過自己性別的NB思想出現混亂和疑惑,她以為自己若不想有孩子,就可以去看醫生。同年三月中NB開始向父母提及教師在學校所教的這些事,並說:「不知道是否想長大後做媽媽,可不可以去見醫生?」她覺得自己是個女孩子可能須要見醫生看看應該怎麼辦。

    NB的母親因為女兒所受到的精神困擾決定去見這教師,教師說這是校局政策,因為社會正在改變,所以要教導這些新理念,即使一年級,學生中也有對自己是男孩、是女孩有疑問和掙扎的,所以必須討論「性別流動」,讓他們明白他們現在的經歷,否則他們會感到被疏遠隔離。這教師提意女童的母親去見校長,這母親向校長指出教導學童包容與尊重比教導性別流動更合宜,她又要求學校教導這類課題之前要先通知家長,但校長卻同意教師的做法,並說學校是得到校局專家的指導去處理性別流動的問題,更拒絕這母親的要求。另一方面,NB的母親也到家長委員會提出這事,家長們十分關注,在會議中校長不願談及此事,也對家長的關注不置可否。結果,這母親約見校區監督和教材監察主任,她提出同樣的要求,也同樣不被接納,她要求校方正面肯定女孩子的性別認同,這也亦被拒絕了。

    結果NB的父母決定為女兒轉校,NB因不須常對著一個說「女孩不是真」的老師感到興奮,但至於「男孩、女孩是真是假」這回事仍然不斷困擾著她,她對母親說:「這桌子是真的,風扇是真的,即使扇子用硬紙造成,也是真的。」言外之意,為什麼男孩子、女孩子不是真的?直至同年十月,NB母親要向心理輔導員求助,希望知道怎樣幫助女兒脫離心理的困惑。

    另一方面,NB的父母也採取了法律行動,他們代表女兒向安省人權訟裁處作出投訴,指渥太華Carleton校局、學校校長及該名教師在生理性別及性別認同上歧視,違反了安省人權法第一條

    首先,教師恃其職權公開否認女性身份認同和生理性別的存在,低貶一個女性在生理上和身份認同上的價值,對NB造成了歧視。校方和教師沒有先取得家長同意,擅自向NB說「NB是女孩」是個虛構的故事,這搖撼了NB對她個人身份觀念的基礎,亦違背了她生理上是女孩的事實。

    其次,校局和校長不但沒有矯正教師的錯誤及彌補教師在NB身上所造成的傷害,反而將在NB身上所遺留下來長遠的傷害加深。

    另外,按加拿大人權及自由憲章第七條,三方被告侵犯了NB的個人安全,作為一個公營機構,校局及其職員有責任以一個中立的態度提供教育,保持公正的原則,不歧視、不剝削個人身心健康。

    第四,NB堅決肯定自己是個女孩子,但被告則當眾指NB所屬的生理性別和她所認定的性別身份並不存在,構成NB心理上的傷害和不穩定,導致她焦慮、混亂,並使她在班裡的同學面前受辱。

    以上種種舉動侵犯了NB在憲章第15(1)條所賦與她在法律下不受性別歧視、獲得平等對待的權利。校局有責任按憲章的保障去平衡校局的政策,校局必須以不構成生理性別歧視的態度去教導性別認同。

    代表NB父母的法律團體是 Justice Centre for Constitutional Freedom(簡稱JCCF),他們要求安省人權訟裁處作出以下裁判:

    校局要確保課堂的教導不能低貶、否定或詆譭女性的生理性別及心理認同;校局要指定教師必須通知家長什麼時候會教導性別認同,或曾經何時已經教導了性別認同,並讓家長知道曾經使用或將要使用的教材;校局必須終止任何暗示男女性別並不存在、或是性別是流動的、或是性別在頻譜中存在的理論;最後控方要以五千元賠償因歧視NB對她的尊嚴、感受、自尊所造成的傷害。

    文章取材自 Justice Centre for Constitutional Freedom

     

  • 說性活躍份子對學童灌輸招攬錯嗎?
    聽聽他們自己怎樣說

    Can We Please Just Start Admitting That We Do Actually Want To Indoctrinate Kids?
    請求各位,我們開始承認我們實在真是想給孩子們洗腦,好嗎?

    Queerty.com May 12, 2011

    “We want educators to teach future generations of children to accept queer sexuality.  In fact, our very future depends on it.”

    「我們要教育工作者教導未來一代的孩子接納不同性向,事實上,我們的將來就是靠他們了。」

     

    I Have Come to Indoctrinate Your Children Into My LGBTQ Agenda (And I’m Not a Bit Sorry)
    我來要把你的孩子們灌輸進我的多元性向性別議程中(並且我一點也不抱歉)

    Huffington Post February 2, 2016

    “I knew from my activist mentors that accusations of indoctrination and recruiting were very bad, and I was supposed to refute them promptly.” ….

    “I am here to tell you: All that time I said I wasn’t indoctrinating anyone with my beliefs about gay and lesbian and bi and trans and queer people? That was a lie. All 25 years of my career as an LGBTQ activist, since the very first time as a 16-year-old I went and stood shaking and breathless in front of eleven people to talk about My Story, I have been on a consistent campaign of trying to change people’s minds about us. I want to make them like us. That is absolutely my goal. I want to make your children like people like me and my family, even if that goes against the way you have interpreted the teachings of your religion. I want to be present in their emotional landscapes as a perfectly nice dad and writer who is married to another guy. Who used to be a girl (kind of). Who is friendly and cheerful and not scary at all, no matter what anyone says.”….

    “I would be happy — delighted, overjoyed I tell you — to cause those children to disagree with their families on the subject of LGBTQ people.”

    “If that makes me an indoctrinator, I accept it. Let me be honest — I am not even a little bit sorry.”

    「從我的激進份子導師我認識到那些灌輸洗腦和招攬的指控是十分壞,我應該迅速駁斥他們。……

    「我現在告訴你:我以前一直說我不是把我對男女同性戀者和變性人的信念灌輸任何人?但這是個謊話。在我這25年性向性別激進份子的職業裡,自我16歲那年第一次去站在七個人面前顫抖地、透不過氣地訴說《我的故事》起,我一直堅持不變,試圖改變別人對我們的想法,我想令他們喜歡我們,這絕對是我的目標。我想要令你們的孩子喜歡像我們的人和像我們的家庭,即使這與你們解釋你們宗教信仰的教導相違背。我要在他們的情緒觀感上,表現我是個娶了另一個男人的完美父親和作家,這人曾經是個女孩子(之類),友善、快樂、並不可怕,無論別人怎麼說。…

    「我會高興、欣喜、喜出望外告訴你—我會令那些孩子不同意他們的家庭對同性戀變性人議題的觀點。

    「倘若這令我成為一個灌輸洗腦的人,我接受。讓我說得誠實坦白一點——我一點也不抱歉。」

     

    以上是性向激進分子的自白,他們把動機坦率地公開了。請問:為什麼這些話參選的人不能說呢?性向激進分子可以無懼自白,那為什麼候選人一提這些就立刻被標韱成仇恨、或被指是「同性恐懼」、「變性恐懼」,要被開除參選資格呢?這些問題希望政黨領袖、不同媒體和刻意打擊對手以求增加選票的人能作一個公平理性的反思。

    有關文章:Vote for a “Felon-Thief” or Vote for a “Homophobe”: Svend Robinson vs Heather Leung in Electoral Race for Member of Parliament

    註:翻譯盡量忠於原文,如有出入,以英文為準。

  • 每週選舉資訊速遞(五)

    為助選民正確有效地使用手中的一票,親子情特設「選舉資訊速遞」,盡量按時送上熱門新聞資訊及評論。

     

    2019-10-20

    In 2019, Justin Trudeau has baggage – and faces a very different political landscape

    Winning re-election was always going to be hard for Justin Trudeau. History tells us that.

    But Trudeau has not made it easier for himself. And the partisan terrain Trudeau is contending with in 2019 is arguably trickier to traverse than anything his predecessors faced.

     

    2019-10-20

    小杜大玩躲避球 外交議題一片空白

    外交是聯邦政府一大板塊,是聯邦政府獨有的管轄權。特別在目前波詭雲譎的國際局勢中,外交政策更形重要,也牽連國內政策。加美關係、加中爭抝、英國脫歐、香港問題等,在在都對加國社會有著直接或間接的影響,但杜魯多因為自己的外交失敗,選擇逃避該場辯論,也故意令外交討論在今次的競選中,成為一個隱形議題。

    從一個政客的競選策略而言,可以理解;但作為一個總理、作為一個競逐新一屆全國政府執政權的黨領,並沒有把國家的利益放在首位,也沒有尊重選民對這方面的期待和選擇權。

     

    2019-10-17

    Scheer suggests Liberals could decriminalize hard drugs, despite Trudeau’s denial

    “Justin Trudeau was asked specifically about that and he said, well, they weren’t going to do it right away. A lot of their candidates, people running under the Liberal banner, are calling for decriminalization of hard drugs,” he (Scheer) said.

    “So for parents out there who are worried about what their government might do in the future for other types of hard drugs, they need to be very concerned about what Trudeau will do.”

     

    2019-10-17

    Scheer says ‘modern convention’ means Trudeau must quit if he doesn’t win the most seats

    Conservative Leader Andrew Scheer today called on Liberal Leader Justin Trudeau to resign as prime minister if his party does not win the most seats on election day, saying that practice has become a “modern convention in Canadian politics.”

    Scheer said that if Trudeau’s Liberals slip to second place in the seat count after Monday’s vote, he should step aside rather than try to pursue an arrangement with the NDP to hang on to power.

     

    2019-10-15

    I was Jean Chretien’s special assistant. I helped oversee his war room when he won in 1993 and 2000. I ran for the Liberals in B.C. in 1997.

    And I can’t vote Liberal. I won’t. And I don’t think you should either.

    Here’s why……

     

    2019-10-15

    This week’s 338Canada projection: ‘Prime Minister Andrew Scheer’?

    Should the Bloc Québécois and the NDP keep increasing their support over the next seven days, it will most likely hurt the Liberal seat projection more than the Conservatives’. Hence, Andrew Scheer could become Canada’s 24th Prime Minister…

     

    2019-10-13

    小杜疑受暴力威脅 穿避彈衣如臨大敵

    聯邦大選進入倒數第九天,氣氛突然變得緊張。自由黨黨領杜魯多在安省密西沙加在出席競選活動時,疑因受到威脅,需穿避彈衣以策安全,而負責保安的警員更是寸步不離。不過,自由黨周六未透露具體的威脅是甚麼。

  • 硬性毒品非刑事化成大選重要議題

    • 為什麼毒品非刑事化是今屆聯邦大選的重要議題?
    • 四大政黨的立場怎麼樣?
    • 杜魯多在黨領法語辯論時被熙爾追問:「這是你把硬性毒品非刑事化或合法化的秘密議程?」杜魯多回答說:「現在不會。」那言外之意是將來會嗎?
    • 上次大選的結果令自由黨組成大多數政府,引致加拿大大麻合法化,今次大選選民可如何以此成為借鏡?
    • 若今屆大選自由黨組成大多數政府,這對所有毒品非刑事化的推行有何影響?
    • 自由黨組成少數政府又如何?
    • 保守黨組大多數政府或少數政府在這事上又怎樣?保守黨大多數政府和保守黨少數政府在抵擋毒品非刑事化的壓力上有沒有分別呢?

    請聽時事評論員及列治民市議員歐澤光在這些問題上的深入分析。

    國語視頻 https://youtu.be/jW5dgf8vVKY

  • 溫哥華一個獨突的選區
    溫哥華南區

    以聯邦政治來說,溫哥華市是左派權力的集中地,在溫哥華六個選區中,兩個屬新民主黨,六個屬自由黨(Jody Wilson Raybould未被逐出黨之前Vancouver Granville屬自由黨)。2008年大選,聯邦政治在溫哥華南區開始有了逆轉,初次參選的楊蕭慧儀(Wai Young)以20票之差落後曾任卑詩新民主黨省長、後為聯邦自由黨司法部長的杜新志(Ujjal Dosanjh),雖未取得議席,但成績可謂驕人。在2011年楊蕭慧儀(Wai Young)在溫哥華南區結果作了零的突破,她以3,900票擊敗了杜新志,把自由黨所屬四屆共18年的選區嬴取過來,令溫哥華南區成為保守黨在溫哥華唯一的選區,2011—2015年楊蕭慧儀(Wai Young)任溫哥華南區國會議員四年。

    溫哥華南區是一個華人聚居的地方,人口佔眾族裔之冠,是37.9%;歐裔其次,是21.8%;南亞裔再其次,是17.2%;菲律賓裔11.3%。可惜,華裔僑胞的公民意識和民主參與較弱,故此在政治影響力也不及其他族裔。我們要明白,公民投票權在世界上不少國家中是要用血、汗、淚水、甚至性命去爭取的,即便如此也未必一定爭取得來。然而在加拿大,選舉局卻要絞盡腦汁千方百計鼓勵選民投票,只為把公民投票率提高,華裔僑胞們真的要珍惜這民責民權了。

    這屆大選,按338canada.com的民調指標,楊蕭慧儀(Wai Young)不斷緊隨自由黨候選人石俊(Harjit Sajjan),如今大選剩下不夠兩星期,每名公民都必須積極參與,你的一票不是為候選人投,也不應為政黨承諾給你的個人好處投,而是要帶著長遠目光,為加拿大整體的未來和下一代而投。請提醒你的家人、朋友、鄰舍,每一票都十分重要,都是塑造著加拿大的將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