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入獄父親一千元保釋候審

    4月My Father, My Mentor13日這不贊成女兒轉性的父親被提堂,面對卑詩高等法院法官Michael Tammen的裁決。根據他的代表律師Carey Linde 4月8日的新聞發佈,這父親只要承認有意違反法庭禁令和接受18個月假釋,律政廳則同意把他釋放。提堂當日,這父親按著協議承認控罪,之後法官Tammen卻否定協議,令眾人嘩然!隨著兩天開庭辯論,律政廳代表律師詳細引用每一篇有關文章和訪問來指證這父親如何違反法庭禁令,並提意法官嚴厲執法,以警效尤,這令人覺得律政廳律師早已知道法官有這決定。到4月16日最後一日的聆訊,法官判這父親入獄六個月,並從他所籌募的捐款中罰取三萬元,這判決不但針對這願為廣大家長和學童犧牲的父親,且是剝削為這法庭案件的捐款者,更是打擊著千萬家長教養撫育子女的權和責,法庭藉此立下案例,以起殺雞警猴之效,以後若有孩子接受了學校灌輸的性向性別混亂教育而要變性,家長們只得閉著咀,看著自己子女的身體被藥物所毒害、被手術刀所切割。

    正當很多人感到沮喪之際,忽有消息從傳來,卑詩上訴庭批准這父親以一千元保釋候審,聆訊排期至11月1日,可謂山窮水盡而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ALT TEXT

    就在這父親被判入獄後不久,他聘請到一名年輕律師Vincent Larochelle,Larochelle精於上訴刑事案件,享有後起之秀、明日之星的美譽,他的費用由這父親 GoGetFunding 所籌得的款項支出。律師Vincent Larochelle代表這父親向法庭收回所承認的控罪,再成功獲取卑詩上訴庭上訴准可,他指這父親的憲法權利明顯受到侵犯,上訴庭就以下條件批准這父親保釋:

    1. 要遵守法庭禁制令,不得直接或間接透露自己、女兒、或在轉性個案中參與者的姓名,不能討論或提供女兒的醫療狀況、精神狀況或治療的文件,不能讓人知他是那父親。
    2. 要安靜和有好行為,要努力尋求上訴。
    3. 要維持現有職業。
    4. 要留在卑詩省,並向皇家騎警交出旅遊證件。

    這父親經過45日的鐵窗生涯,於4月30日被釋,等候11月1日的聆訊。

  • 入獄父親有望4月13日被釋

    背景:

    二年前卑詩省一名父親發現女兒的學校背著他為他的女兒轉性,先是在學校當她是男孩看待,給她改名改代名詞,繼而進行藥物轉性。這父親為保護女兒免受變性藥物傷害,在2019年2月向法庭申請要求終止轉性行動,但這父親敵不過政府、法庭、醫生、學校及法律活躍份子,攔阻不到當年14歲的女兒注射男性激素,最後法庭更頒下禁咀令,禁止他接受傳媒訪問。他雖然救不到女兒,卻希望喚醒社會大眾及家長,也希望女兒總有一天會醒悟過來,所以他不顧法庭的禁咀令出來發言,免致更多孩童青少年受轉性藥物和手術刀的殘害。3月16日他被拘留,控罪是藐視法庭,原定至4月12日提堂審訊,其間不准假釋,法官的理由是恐怕他被釋放出來會成為社會的威脅(a threat to the society)。詳情請閱Rebel Media報導。

    最新消息:

    這父親的代表律師 Carey Linde在4月8日的新聞發佈中表示,原定4月12日的審訊將改於4月13日早上10時舉行,再者,這父親和卑詩省律政廳長David Eby的負責人已達成協議,律政廳同意這父親被釋放,條件是這父親要承認有意違反卑詩高等法院的禁令,並接納18個月的假釋,若法官接納雙方協議,這父親可能當日出獄。唯一未達成共識的就是這父親要求法庭不留刑事記錄,這方面檢控官並不同意,結果將由法庭判決。

    這父親代表律師Carey Linde的新聞發佈 Carry-Linde-Press-Release_040821

  • C-7法案冷酷無良

    2016年6月17日聯邦自由黨政府通過C-14醫療助殺法案,容許一個人在面臨合理可見的死亡情況下可接受醫療助殺,此法案訂明在蓋印後的第五年,政府必須成立研究委員會檢討此法案,但政府並無遵從。

    2019年9月11日,魁省高院裁決定一個人要面對合理可見死亡才能接受醫療助殺屬於違憲,聯邦自由黨政府亦不上訴,故要在一年內修改法例,但隨著2020年初新冠病毒蔓延到加拿大,該夏天又爆出自由黨政府及杜魯多家族We Charity利益輸送醜聞,杜魯多要面對以權謀私的調查, 8月18日總理突然終止國會,政府向法庭申請延期修改醫療助殺法例,結果法案C-7延至去年10月5日推出。

    然而,推出的法案不但把接受者必須在預期死亡階段的規限刪除,更將規格進一步放鬆。

    1. 法案刪除接受者必須清醒並在注毒前給與最後同意。
    2. 刪除10日冷靜思考期,即時可以接受助殺;另一方面,不是短期內死亡人士則有90日的等候期。
    3. 同意助殺書由必須兩個獨立見證人簽名,減為只須一人。

    這法案去年12月10日以213對106三讀通過下議院,除了兩名自由黨國會議員投良心票反對外,其他都支持,新民主黨和魁人政團支持,保守黨大部份反對,這是法案在下議院人權司法委員會的辯論視頻和陳詞

    法案交與上議院後,這個非民選議會竟加入了修改,容許精神病患者接受助殺去結束生命。因為法案經上議院修改,故須再交回下議院投票,這時新民主黨24個國會議員全部投反對票,他們再不能支持這針對弱勢社群性命的法案,自由黨除三名議員投良心票反對外,其他全都贊成,魁人政團支持自由黨路向全部投贊成票,保守黨全數反對,可惜仍不夠數,下議院於3月11日以180對149接納上議院修改過的C-7法案,這是當日投票前的辯論記錄。結果法案再交回上議院,經過答問辯論,3月17日以60對25票在上議院通過,並同日皇家蓋印成法例。

    讓我們轉一個角度了解一下精神病患在加拿大是如何普遍,根據加拿大心理衛生組織的數據,加拿大每年在五個人中就有一個經歷精神問題或病患,精神病一般發病期是在13 – 30 歲的青少年階段,而精神病者中很多都有自殺輕生的念頭,這病癥在患抑鬱症的人中最為普遍,自殺佔死亡個案的比例是:15 – 24歲24%,25 – 44歲16%,少年至中年期的死亡個案中,自殺是首要的死因。只要及早治療,精神病本是可以治療和有機會康復的,不過康復期通常也要多年,但加拿大心理衛生組織的數據顯示,須要治療的青少年兒童,五個中卻只有一個得著這方面的服務,因此也拖延了青少年及早治療的機會。

    政府不但沒有注資在精神治療服務,反而在這疫情期間更改法例為有輕生意念的精神病者提供助殺,並在法案中註明要成立委員會研究包括未成年的「成熟兒童」,至於什麼是「成熟兒童」,卻沒有客觀定義,但這字眼足以奪去父母和監護人保護子女的醫療決定權了,這就是C-7法案冷酷無良之處。精神病者患病期間思想情緒不穩定,有礙於做出清楚正確的決定,更何況這是關乎生死的決定呢?即使現在法例還未修改,已有精神病患者在醫療制度下被殺,這是一名卑詩省智利域精神病患者Alan Nichols被兩名醫生注毒死亡的例子,令聞者心酸。Alan Nichols

    我們還有什麼可做?

    因為向精神病患者合法地提供醫療助殺還有24個月才正適實行,而為「成熟兒童」助殺仍須研討之後才落實,所以協會鼓勵選民在保護生命的政黨選區中積極參與,至於如何投票,可參照以上提供的投票記錄,好選出更多保護生命的國會議員。下議院合共338名國會議員,倘若未來大選選出的保護生命者不佔大多數,精神病患者的性命及青少年兒童的性命將面臨很大的危險!

    另外,最近保守黨的會員大會通過政策,不支持醫療助殺。又保守黨國會議員Kelly Block為爭取醫療護理專業人士在憲法下的良心宗教自由,提出了C-268法案,禁止強逼醫療專業人士、護士、藥劑師、護理人員直接或間接參與醫療助殺,亦不能因他們不參與而拒絕聘請或解僱他們,否則最高可判入獄五年。請簽署請願書,支持醫療人員的憲法自由。

  • 後悔不能再回頭的C-6法案

    說到C-6禁止迴轉法案,要先談一下轉性。近年來轉性在兒童及年輕人中數字激增,轉性蔚成風氣,感染著年輕的一代。英國國家衛生服務署(National Health Service) 稱,為兒童提供轉性服務的數字直線上升,最年輕的病人只有三、四歲,當地一個轉性中心表示,過去十年變性個案增加了3,200%,女童變性則增加了5,337%。2016年英國布朗大學(Brown University)一名公共衛生研究員Lisa Littman發現,在羅德島(Rhode Island)的一個小鎮內有一群十來數的女孩子集體轉性,她們都彼此認識。隨著最近幾年,後悔轉性的人也相應多起來,28歲的Charlie Evans做了十年男孩,2018年她公開表示掉頭回轉,重拾女孩子的身份,消息傳出,Evans說數以百計後悔變性的年青人來找她,於是她成立了一個名為Detransition Advocacy Network的組織,以支援要回復本我的變性者。

    在加拿大雖然沒有統計,但變性數目攀升的情況也大致相同。2019年2月,卑詩省兒童變性心理醫生Dr. Wallace Wong在溫哥華圖書館向家長講話,他表示在2010年他只有四個病童,但在九年間他已擁有501個,最少的只有三歲,他們都是孤兒和兒童廳屬下的寄養兒童。

    C-6法案是一條只許轉性(transition),不許迴轉(detransition)的法案。法案容許幫助人探索發展另類性別,現在變性過程是由政府醫療免費提供,其中包括使用遏止兒童發育的荷爾蒙抑壓劑、終身注射的轉性激素和切割男女性器官的手術;然而,法案禁止幫助18歲或以下未成年兒童迴轉,即使出國求助也不容,違者最高可入獄五年。轉性費用高昂,迴轉費用更貴,但在C-6法案之下,即使一個成年人有能力自費迴轉(detransition)也被禁制,因為若有任何人收取費用協助一個人迴轉,最高可判入獄兩年;藏有任何見證變性人成功迴轉的文字、書籍、映片、視頻、傳單、網頁或個人講話,或提供服務的文字、映片、視頻等,均屬廣告宣傳,最高可判入獄兩年。C-6就是一條只許選擇轉性、不許選擇迴轉的法案,即使後悔也不得回頭!

    環觀轉性個案,原因大致是父母親渴望得到或偏愛某個性別的孩子,令兒童自幼以為自己若不是原生性別,就可以令父母高興,能多得他們的關注和寵愛;另外就是年幼時被性侵犯、性虐待或接觸到色情影片或書刊;或在學校被人恥笑欺負,又或冠以「男人婆」、「女人型」、「同性戀」等標韱,這些都在兒童青少年心理上造成陰影,對自己的身份形象產生質疑,再加上法例不斷更改,令整個加拿大的社會文化和風氣轉變,人的思想也隨著而變,不滿意自己的人覺得生錯了身體,而接受「男人生在女人身」或「女人生在男人身」的迷信觀念,誤以為轉一個性別問題就解決了,也許可以快樂一點。

    其實冰封三尺,豈只一日之寒?1995、1996年一個不知所謂、至今沒有清楚定義的「不同性傾向」加入了加拿大刑事仇恨法和人權法;2005年婚姻法更改了,在法律上婚姻再不限於兩個成年男女的結合,於是男女角色顛倒,性別界限模糊;跟著來的日子,「兩個爸爸」、「兩個媽媽」、「爸爸的男友」等兒童圖畫故事書在學校成為教學資源,2016年卑詩省政府規定所有中小學必須設立跨性政策,並在所有公校推動SOGI(Sexual Orientations & Gender Identity)123,即除政策外,另加SOGI環境和SOGI教材;2017年六月聯邦跨性法案C-16正式通過,把「性別認同」(Gender Identity)和「性別表達」(Gender Expression)加入加拿大人權法,一如「不同性傾向」(Sexual Orientations),「性別認同」在法例中並無確實定義, 只是在安省人權委員會中出現了這樣的解釋:「『性別認同』是每個人的內在個人經歷,是男、是女、亦男亦女、非男非女、或在性別頻譜上任何一點的感覺,一個人的『性別認同』(Gender Identity)和『原生性別』(Birth-assigned Sex)可同可不同。」既說Gender是思想感覺,Sex是生理結構,C-6法案卻利用刑事法,容許以藥物和手術刀改造生理結構,來遷就思想感覺,但當一個人的思想感覺有所醒悟時,則強制不容許人在生理身份上逆轉過來。

    值得一提的是一個倡議憲法自由的法律組織Justice Centre for Constitutional Freedoms 剛完成一個有關的民意調查,結果顯示91%支持成年人有權選擇性向性別的個人輔導,而C-6法案則禁止提供希望減輕、紓緩、或回歸天然性向或天生性別的專業輔導,任何專業服務收費是理所當然,此法案會杜絕這類服務,換言之就是剝奪了同性戀變性人的選擇權利了。這不但有違民主,也把個人選擇的自由剝奪了,這不是一個民主自由國家應有的法例。

    脫稿時,禁止迴轉的C-6法案已由下議院人權司法委員會完成審核,並交回下議院等候三讀。從委員會的辯論聆訊中,筆者觀察到四個聯邦政黨對此法案的立場如下:自由黨支持;保守黨反對以殘忍強制方式令人迴轉,要求修改用字含糊的C-6法案,以保障家長權益和國民的宗教、言論、良心、思想等憲法自由;魁人政團存觀望態度,反對倉卒決定,但傾向支持;新民主黨積極支持,並提出更危險的修改,自由黨接納這些修改。因此,人權司法委員會交回下議院的,是經過修改的C-6法案。

     

    Justice Centre for Constitutional Freedoms陳詞中指出,C-6法案違背良心、違反憲法。倘若聯邦自由黨政府不理會民意,任由這條踐踏人權和自由的法案通過,未來大選中它將會失去更多選民的支持,也為社會和下一代帶來更深層的傷害和混亂,另外,此法案大可能要面對憲法的挑戰。若文稿刊出之日法案倘未通過,國民有責任繼續向國會議院議員表達意見,簽請願信要求更正”conversion therapy”在法案中的定義, 還有一點千萬不要忘記,就是要讓我們的選票為我們說話!

     

  • 司法人權委員會
    禁Conversion Therapy C-6法案聽政會

    10月1日聯邦自由黨政府推出一條意義含糊不清的C-6法案,稱為”Ban Conversion Therapy” 法案,至於何謂Conversion Therapy,法案的定義是:令一個人由非異性戀轉為異性戀、非原生性別身份轉為接受原生性別身份、或抑制或減低對非異性吸引力或性行為的做法、治療、或服務。但法案又確定一點,就是這定義不包括:(a) 轉性;(b) 幫助一個人探索他的性別身份和繼續發展下去或抑制或減低他對非異性吸引或性行為的做法、治療、或服務。

    C-6法案是修改現有刑事法,令違者入獄至高五年,家長若帶18歲以下有性別混亂或性向掙扎的子女在本地或外地接受治療或輔導,亦屬觸犯刑事法,最高可入獄五年,宣傳這類治療或輔導者最高入獄兩年,因這類治療或輔導收費或收取任何物質酬勞者均最高入獄兩年。

    此法案已於10月18日通過二讀,現交司法人權委員會審核研究,並於12月1日開始聽證會,讓各方證人對此法案發表支持、反對或修改的陳詞,作證者有醫生、律師、輔導員、同性戀者、變性人及曾經歷同性、變性生活後得著醫治的過來人,亦有教牧人員及宗教信仰組織代表。12月1、3、8日已有三場會議,12月10日是聖誕休會前最後一場,讀者可上網觀看每一場會議:

    除了證人發言外,委員會書記表示收到300份書面陳辭,260份仍在翻譯英法官方語言中,親子情協會對這法案至為關注,故以書面向司法人權委員會呈遞協會的意見,所有書面陳詞暫未見國會網頁。

    Sex changes in Serbia

    親子情協會
    呈下議院司法人權委員會
    C-6法案陳詞

    2020年12月3日

     

    本機構察覺C-16法案存在以下問題:

    聯邦司法部長推出C-6法案用以修改刑事法第164條,但164條是關乎淫褻色情、性服務廣告、偷窺錄映、私隱親暱圖片等罪行,但C-6的內容並非關乎淫褻色情,而是關乎醫療服務,我們深信現今法律並不容許醫療專業人員強迫一個人接受非自願的醫療服務,故此法案毋須把強迫的”conversion therapy”提出來立法修改,這是劃蛇添足。

    C-6法案用字含糊,但似乎是針對醫療人員對要脫離同性吸引或性別煩躁者的醫療失職,倘若如此,這法案應針對醫療失職的問題,而非把輔導刑事化。

    C-6法案是根據一個虛構的假設,而不是根據一個現存的事實。法案的引言指:「說一個人的性向或性別認同能改變是個虛構的迷思。」但事實剛好相反,引言所指是一個錯誤的假設,這說法本身就是個虛構的迷思。因為:

    1. 研究顯示84%患有性別煩躁症的兒童踏進春期後都會好轉過來,而接受自己的原生性別。https://pubmed.ncbi.nlm.nih.gov/21216800/
    2. 想要擺脫同性吸引和行為的人是可以改變的,這些人的故事訴說著他們的真實見證,請觀看 https://www.campaignlifecoalition.com/conversion-therapy &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Ec4mZoW1l10

    C-6 法案對同性戀、變性人社群並不公道,因為這法案奪去要脫離同性吸引或性別煩躁者獲得幫助或輔導的機會。此法案禁止宣傳,沒有了宣傳,就如任何一種服務一樣,正須要幫助的人沒有辦法知道可以從何處得著幫助,因此就不能作出個人的選擇了。

    C-6 法案是不平等法案,法案不容許同性戀者轉為異性戀者,不容許幫助兒童舒緩性別焦慮,但卻容許醫療人員把兒童或成人由他們的天生性別改為人工性別,其實這正是C-6法案應該禁止的”conversion therapy” 。

    C-6法案准許有害的“conversion therapy” ,注射高風險的轉性激素和切除人體健康的器官,試圖把一個人的天生性別轉為人工性別,這一類的conversion therapy是有害的、 侵犯性的、是不可逆轉的。請細讀這些轉性後懊悔不已的故事: https://world.wng.org/2017/03/sounding_the_alarm & https://www.lifesitenews.com/news/former-transgenders-share-sex-change-regret-stories-in-new-documentary

    1. Matthew Attonley who had a £10,000 sex change wanted to change back to his real gender cost taxpayer another £14,000 https://www.dailymail.co.uk/news/article-2776090/Transsexual-10-000-surgery-NHS-wants-man-again.html#ixzz3F1w9USZpOct.%201,%202014
    2. Britain’s youngest sex swap patient to reverse her sex change treatment https://www.dailymail.co.uk/femail/article-2224753/Ria-Cooper-Britains-youngest-sex-change-patient-reverse-treatment.html#ixzz2AyFR0XCs

    C-6法案支持一個可以致命的“conversion therapy” 。這類”conversion therapy” 可能會導致不能忍受的心理痛苦,在這情況下令當事人有資格接受醫療助殺。請讀:https://nationalpost.com/news/canada/terminally-transsexual-concerns-raised-over-belgian-euthanized-after-botched-sex-change/wcm/95d4358a-710e-4551-a180-84c1ce53acae

    C-6法案侵犯家長權利。溫哥華一名家長發現她的女兒被校方及醫生影響,準備接受手術把兩個乳房割除,這母親表示這並不是她女兒的決定。換句話說,她的女兒是受人操控擺佈而接受這類“conversion therapy” ,為要轉做異性而要把乳房割除。請觀看視頻:https://www.rebelnews.com/exclusive_interview_mom_of_trans_teen_won_court_battle_to_stop_double_mastectomy

    總結:

    1. C-6 法案應要重大修改,這修改應置於適當的刑事條例中。
    1. 以高風險的轉性藥物注入人體及割除人體健康器官,試圖把18歲或以下的兒童由天生性別轉為人工性別,這一類的conversion therapy應該絕對禁止,違者必須面對刑事處分。
    1. 輔導兒童或成人減輕這人由同性掙扎或性別煩躁所造成的心理壓力和焦慮,這類服務應該保留合法,有同性掙扎或性別煩躁的人應該有權隨時獲得輔導,因此應該容許這一類服務的廣告宣傳為合法。

     

    親子情協會的宣言與使命http://www.parentsheart.ca/%e5%ae%a3%e8%a8%80%e8%88%87%e4%bd%bf%e5%91%bd/

    親子情協會英文呈詞 Brief Submission to Justice and Human Rights Committee on Bill C-6 By Parents’ Heart Association

     

  • 疫情再起經濟低迷
    省長突然宣佈省選

    Woman putting vote-by-mail package into mailbox在卑詩省新冠疫情轉壞及經濟低迷之際,省長賀謹在星期一突然宣佈省選,選舉日期為10月24日。這是卑詩省歷史中首次在緊急狀態下的投票選舉,省民必須同心合力,以保更多有正確價值觀念的候選人當選。

    你的名字若還未登記在選民登記冊上,或有個人資料須要更改,請即上網登記,並同時索取郵寄選票,收到填妥後立即寄回https://eregister.electionsbc.gov.bc.ca/ovr/welcome.aspx#選舉局必須在1024日或之前收到你的郵寄選票,你的投票才算有效。選舉期間投票站仍會開啟,但郵寄投票可減低病毒在社區傳播機會。詳情請查閱卑詩選舉局網頁  https://elections.bc.ca/。

    請盡快通知親友、三年內移居本省的國民及選舉日滿18歲的青年,並協助耆英長者網上登記、索取選票及填寫寄回。

  • 卑詩新民主黨政府以高壓手段
    接管善終療養院進行醫療助殺

    Angelina Ireland 曾是三角洲善終協會(Delta Hospice Society)Irene Thomas Hospice舒緩善終療養院的病人,六年前她因癌症來到這裡,她許下諾言:若能戰勝癌魔,她願意盡所能回報三角洲善終協會,果然她真的好轉過來,於是實踐承諾留在理事會服務,並且去年被選為協會的主席。

    三角洲善終協會於1991年成立,註冊為非牟利機構,並登記為加拿大稅局認可的慈善組織,服務社區中病危者及其家屬,讓病者在療養院中舒適地渡過人生最後一程。十年前,協會籌募捐款在省政府公地建立的院舍落成,並和政府簽了35年租約,其後省政府屬下的菲沙衛生局亦要求和協會合作,一起經營療養院的服務。

    直至2016年聯邦自由黨政府通過醫療助殺合法化法案,省新民主黨政府即向三角洲善終協會施壓,要求療養院為入住病人提供醫療助殺,否則政府會終止資助,但因為這要求跟協會當初成立的宗旨背道而馳,協會于與拒絕。

    今年二月,省衛生部長Adrian Dix宣佈給與協會一年通知,不再和三角洲善終協會合作,取消省政府一百五十萬元的全部撥款,終止合約及租約,接管土地上的物業,這包括理事會籌款建立的院舍及傢俬、器材。

    另一方面,一個名為Dying with Dignity倡議「死得尊嚴」的全國組織在背後策動滲透,有310名支持死亡人士強行加入要成為會員,以更改會章提供助殺,但理事會因為這些人的動機和理念乃違反協會章程而拒絕他們加入,因此有三人向協會提出法律起訴,6月12日卑詩高等法院法官Shelley Fitzpatrick作出裁判,指任何人只要交出十元會費就可作為會員,理事會必須接納。同一時候,支持死亡活躍份子在臉書等社交媒體向協會、理事會及協會主席Angelina Ireland發出瘋狂攻勢,並策劃支持助殺人士入會,一個月前協會共收到800個這樣的入會申請。

    現在省政府、法庭及支持死亡活躍份子聯合起來,對付一個只收容十個病人的小小療養院,其問題除醫療助殺以外,另衍生出一個更嚴重的問題,這問題是關乎加拿大憲法中的結社自由(Freedom of Association)。加拿大是否再容許志同道合的人本著同一理念、同一宗旨和目標成立一個會社,制定一份會員必須同意遵守的憲章和會規,以監管履行會內的事務?卑詩高等法院這個判決正在全國開了一個十分危險的先例,是超越憲法,濫用司法權把加拿大人的結社自由奪去!為此三角洲善終協會決定上訴,聆訊日期定為10月7日。

    維護病弱者生存權利,維護加拿大人憲法自由,實際行動詳情請看視頻

     

  • 子女教育的另一選擇—在家教育
    Homeschooling

    新冠疫情仍存風險,會否九月送子女回校上課,是令很多家長感到煩惱的問題。以卑詩省為例,教育廳未能決定九月份開課日期,而學校亦沒有規定教職員及學童必須戴口罩,秋季開學是全面復課前的第二期,校內上課分為學習小組,小學每組60人,中學則120人,實質如何安排並沒有很清楚的說明。在各種原因下很多家長正考慮在家教育,親子情協會有見及此,8月8日在網上舉辦了在家教育講座,讓家長在這方面有更多認識,可以為子女的學習做一個決定。

    根據卑詩省學校法,家長必須為學齡子女註冊或登記入讀教育課程。以在家教育來說,家長可以選擇在省內任何一所學校註冊成登記,授課的地方可以是家中或其他地方。

    在家教育分為傳統在家教育(Traditional Homeschooling)和網上遠程教育(Online Distributed Learning) 兩種。

    傳統在家教育(Traditional Homeschooling)的家長要每年在9月30日之前向公校或獨立學校登記(Registration),學生是home learner,家長全權負責孩子的學業,不必達到教育廳標準,不必採用卑詩省教育廳的課程,但學生不會領到卑詩省的Dogwood畢業證書。

    網上遠程教育(Online Distributed Learning) 的家長要每年在9月30日之前向公校或獨立學校登記註冊入學 (Enrolment),學生是home-based student,就讀公校或獨立學校的網上遠程教育課程Distributed Learning (DL) Program。公校和獨立學校的DL課程是由學校提供合資格的老師督導評核學生的學業,以符合省教育廳所定的學習標準,家長可以從學校中取得教學資源和輔助。在家教育的家庭亦有一起活動,有支援小組,並可加入卑詩在家教育協會成為會員,以取得支援和協助。網上遠程教育畢業生可以考取省教育廳的BC Dogwood畢業證書。

    若要把孩子轉往在家教育或網上遠程教育,家長須要發信通知學校。

    附註:詳細資料請參考政府網頁,並以政府網頁為準。

    其他有關綱址:
    Homeschool.Today

    BC Home Education Association

  • 保守黨黨領競選
    全國舉足輕重

    這是一個全國觸目的選舉,因為選出的黨領大有可能成為下一屆加拿大總理。

    自從去年12月聯邦保守黨黨領熙爾宣佈辭退黨領一職後,保守黨黨領競選於今年1月正式展開,因為冠狀肺炎病毒蔓延,影響各種活動,加入成為黨員以取得投票權的截止日期延遲至5月15日,投票日更改為8月21日。

    至今沒宣佈有任何更改。

    這是一個很難得的機會,因為這機會給予一般加拿大居民一個很大的話事權:就是你可以用你手中的一票大有可能選出加拿大下屆的總理,而且投票是用郵寄選票方式,十分方便簡單,這資格門檻也不高,只要你是永久居民,14歲或以上,在5月15日前加入保守黨(https://donate.conservative.ca/membership/),就可以取得選票參與這次歷史性的投票,這民主參與機會失去了未必會再來。

    四名角逐黨領候選人一覽(以姓氏英文字母先後排名,點擊候選人姓名可看其政綱政):

    Leslyn Lewis

    律師,有兩個孩子的單親母親,擁有多個不同學位,包括法律博士學位,她沒有從政經驗。她表明不會參與同性戀遊行。她反對強迫墮胎及選擇性別墮胎,會終止以資金援助其他國家進行墮胎。

     

     

    Peter MacKay

    律師,已婚,育有兩名子女,於1997-2015年曾任諾華斯高沙省國會議員,現今在國會沒有議席。他表明倘若當選,他會支持不同性傾向及性別認同,並申請以黨領身份或個人身份參加6月28日的同性戀遊行,他支持墮胎。

     

     

    Erin O’Toole

    律師,已婚,育有兩名子女,是現任安省國會議員。他表明會參加同性戀遊行,只要穿制服的警隊也獲准參加。在2013年3月20日新民主黨同性戀國會議員Randall Garrison的私人跨性法案進行三讀投票時,大部份保守黨國會議員(137名)都投反對票,只有16名投贊成票,Erin O’Toole是投贊成票的一個,他支持墮胎,但容許國會議員良心投票,包括墮胎議題在內。

     

     

    Derek Sloan

    律師,已婚,育有三名子女,是現任安省國會議員。他保護生命和支持傳統家庭價值觀的立場清晰明朗,他是唯一表明要推翻跨性法案 Bill C-16的候選人,也是唯一願意贊助請願書要求政府出示 Gender-Based Analysis報告的國會議員,請看 True North 視頻。在他接受 National Telegraph的訪問中,表現出他明白 Bill C-16對整個社會的嚴重性,也了解推翻這法案要經過的途徑和步驟。Derek Sloan是 Christian Legal Fellowship成員,他支持西三一大學開辦法律學院,曾在加拿大高等法院的上訴案件中參與。

     

    你必須在5月15日前成為黨員,才能取得選票,有投票權郵寄選出以上一個有可能成為加拿大總理的候選人。